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柯兵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架起人一路拖着丢到了沙发上,然后自己站在唐尧面前居高临下的吼:“你当初揍崔小鹏的时候我怎么和你说的?我是不是说让你等着!合着你当老板当惯了是吧,你说打人就能打,说分手就分了?!”吼着吼着,柯兵忽然在这样的气场中找到了情绪的契合点,以至于话到最后,都成了真情实感。

    唐尧气得胸口都疼,眼圈直接就红了:“我他妈等了一夜!”

    “那你跑什么啊!”柯兵又气又心疼,“你一大老爷们儿不能有事儿说事儿!”

    “还有什么可说的!你每次就是狡辩狡辩再狡辩,把人绕晕乎为止!”唐尧怒极攻心,腾的站起来冲着小卒子就是一记左勾拳,“说的比唱得都好听,最后还是他妈的原地踏步!”

    柯兵被打得踉跄着后退几步,也来了火:“那你倒是说啊!就那么把箱子往门口一堆,我知道你想什么你气什么,我就知道你不要我了!”说到最后,小卒子喊得破了声。

    “我不要你?!”唐尧被柯兵明显的贼喊捉贼给气得肺要炸了。

    “对,就是!你还找了一个相好的!”柯兵说着使劲四处寻么,“人呢,有能耐都给我出来!”

    唐尧想也没想拿起烟灰缸就丢了过去,幸亏小卒子闪得快,不然缝针一事很可能重演。烟灰缸落地的闷响还没散尽,他就听见唐尧变了调的怒吼。

    “你他妈的是没找,你满心满眼的就一个崔小鹏!”

    柯兵急促的呼吸,要把眼睛瞪出了血:“我谈了多少了男人,随便哪个散了我都不在乎。就他妈的和你杠上以后,我这又是绑架又是……我他妈的为了啥啊,心里没你我折腾个屁,我有病么我!”

    没等唐尧回应,柯兵直接扑了过去。什么事先想好的套路通通丢到了脑后,他现在就是想使劲咬上那张嘴,让它再不能说那些个伤人的话。他给唐尧心上的是刺,可唐尧直接拿了电锯就来,他受不住了。

    唐尧竭尽全力的反抗,在柯兵百折不挠的亲吻中,终于渐渐弱了下来。彼此的身体都冷得太久了,以至于受不了一点点燥热。柯兵紧紧把头埋在唐尧的颈项,感受着皮肤下血液的流动,忽然觉得这一刻,什么都值了。断的肋骨,挨的回旋踢,一整个月漫长而无望的等待,此时通通成了肥皂泡,啪的一声破掉,连水渍都被阳光瞬间蒸发。

    “别像扔东西似的丢我,我妈这样,我爸这样,我被丢怕了……”柯兵抵着男人的脖子,声音带着闷闷的哭腔。

    唐尧觉得他又要心软了,身体好像分裂成了好几个,吵得不可开交。吵得他脑袋就要爆炸。

    于是,稀里糊涂的,就做了。只不过这一次,唐尧在上面的要求得到了小卒子充分的配合。唐尧有些欣喜,有些狂乱,有些矛盾,却又有些痛快。柯兵被顶得出了一身冷汗,但从始至终没喊疼,只是再也说不出调节气氛的囧囧话语。

    折腾到半夜,两个人才消停,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双双沉沉睡去。

    早上,柯兵先醒的。说实话,他是疼醒的。可他一点不后悔,怀里是热乎乎的小兔子,别说被压,就是被生吞活剥了,他也乐意。只要给他留口气儿就行。反正日子还长着呢,呵呵,还怕没机会讨债?

    龇牙咧嘴的从床上悄悄下来,柯兵倒吸了好几口凉气才觉得稍微舒服点。一瘸一拐的走到浴室,柯兵把身体简单的冲洗干净。没经验,也不知道怎么洗那个地方,最终只是草草的冲了冲,好在伤得不厉害,也没什么明显的痕迹,只是丝丝的疼。

    冲完凉,柯兵留了张字条放到床边,然后贤惠的去菜市场买早餐了。只有在早餐上,唐尧才有了那么点朴实意味,他喜欢豆浆油条,尤其是现磨的鲜豆浆,刚出锅的脆油条。

    敲门声,是在柯兵走后十分钟响起的。唐尧还在睡,硬是被吵了起来。大脑混混沌沌,他只是下意识的记得要罩上睡袍,然后就迷迷糊糊的去开了门,连是谁都没问。

    施砚惨白着脸,嘴角的淤青明显可见,更惨的是右手,肿得像个小馒头。

    唐尧一下子就清醒了,这阵子施砚一直在他这里借住,昨天被柯兵搅和的一团乱,他居然忘记了小孩儿一夜没回。此刻,施砚的样子让唐尧心里抖了起来。

    “手怎么了?”唐尧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静。

    施砚不语,只是惨然的扯了扯嘴角。

    右手对于施砚的意义唐尧再清楚不过,他觉得嗓子发干:“谁干的?”

    施砚没说话,而是缓缓搂住了唐尧的脖子,靠了过去:“为了你,都值。”

    柯兵是哼着小曲儿疾驰回来的。和炸油条的大婶聊了十分钟的结果就是零头没要还多饶了他两根油条,豆浆也是冒着气的,光是想想唐尧喝得嘴边儿都是一圈白,柯兵就觉得喉咙发干。

    把豆浆和油条都挪到一只手里,柯兵用剩下的手开门。门一开,正对面的沙发里坐着施砚。豆浆油条险些脱手,柯兵有些怔仲。

    而当唐尧拎着菜刀冲过来的时候,跑,是柯兵的唯一反应。他不知道哪个地方错了,明明一切都很好不是么。怎么买个油条,就风云变色了呢。就算唐尧不知道他把自己弄得多惨,起码,也得给他说话的机会。

    坐上出租车逃命的时候,柯兵觉得后面好像又出血了。钻心的疼。

    又见唐禹是第二天的晚上,柯兵把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男人。然后男人笑了。柯兵觉得他笑得莫名其妙。

    “你不知道他当时那个表情,杀我的心都有。我明明能说的都说了能做的都做了,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呢……”

    “没问题,预料之中,”唐禹给了柯兵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悠然的点了根烟,深深吸一口,又缓缓吐出,“找个舒服点的姿势坐,我给你讲点有趣的事儿。”

    柯兵疑惑的看着唐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妖在听唐圣僧讲道。

    第55章

    唐禹吧啦吧啦了很久,柯兵就像听天书一样,唐禹的每个字他都明白,可拼凑在一起就模糊了意思。听到中途的时候柯兵烦躁的摸出了烟,听到最后的时候,尚未熄灭的第N支被他碾碎在手里。

    “你、丫、就、一、变、态。”这是柯兵搜肠刮肚所能想到的,最精湛的形容。每年愚人节柯兵都会傻头傻脑的逐一跳进同事们的陷阱,他知道那是善意的,所以他不计较。可唐禹这个,他接受无能。一直以来,他都相信眼见为实,可现在才知道,巨大的冰山还隐匿在幽暗的海底,他看见的,不过是一角,“把人像提线木偶似的摆弄,很有成就感么?”

    “还行,”唐禹似笑非笑,下意识的摆弄着结婚戒指,颇为幽默道,“偶尔把生活状态和工作状态进行高度统一,也挺有趣的。”

    柯兵胸膛剧烈的起伏,就像胸腔要爆炸开来,他用尽全身力气压抑着,哑着嗓子道:“我就问你一句,从始至终,每一环的结果都是你计算到的?都是你想要的?”

    摆弄戒指的手顿了下,好半天,唐禹才耸耸肩:“百分之九十吧。”

    “那剩下的百分之十呢?”柯兵也不知道为什么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自己还要追问,可能潜意识里总是秉着人本善,所以他执拗的一定要在蛛丝马迹中找出点什么,才不至信念崩溃。

    “弄垮腾古,这个步骤是计算里的,”唐禹望着天花板,轻轻的呼气,“结果,是计算外的。”

    唐尧那一天的样子涌进脑海,柯兵心脏毫无预警的疼了一下,看着唐禹,柯兵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

    估计柯兵的表情太滑稽,唐禹忽然笑了:“别指望给我进行大脑分析,你还差得远呢。现在你要想的,是后面怎么办?”

    柯兵抿抿嘴:“你明里暗里做了这么多,现在倒不反对我们俩了?”

    唐禹暧昧的扯起嘴角:“你信不信呢?”

    背后忽然一阵凉风,柯兵顶着发麻的头皮拍案而起:“我管你他妈的反对还是支持,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我都扛过来了,还怕你再放几次冷枪!”

    唐禹非常配合的鼓鼓掌,然后很是赞许的点点头:“不错不错,哦,忘了说,施砚那手的事儿也推你身上了,回头去医院解释的时候别忘了这茬。”

    柯兵脑溢血了,思维彻底当机,四下寻么可手的凶器。

    唐禹不紧不慢的又点了根烟,幽幽道:“我要是挨了揍,你这辈子和我弟都没戏。”

    柯兵瞪着唐禹,恨不得把男人烧出俩窟窿。他不指望人人都是实心萝卜,可怎么就有人那心眼又黑又多成了蜂窝煤呢!

    “还有,”唐禹忽然撤下烟,敛了笑容,冷森道,“有些事情,不知道真相比较好。”

    柯兵眯起眼睛:“你是在威胁我不要告诉唐尧么?”

    唐禹忽然又换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我不靠说的,靠做的。”

    柯兵垂下眼睛,沉默了半晌,然后抬头认真的看着唐禹:“我会保密的,不是怕你对我做什么,而是怕我家兔子伤心。你这个大哥在他心里的分量,比你认为的,重得多得多。”

    说完,柯兵不发一言的转身往外走。

    “哟,这一次不用我支招了?”唐禹在后面调侃。

    柯兵摔上了大门:“自己的爱情我自己来,自己的兔子我自己逮!”悟这个道理付出的代价太惨痛,但总算,明白了。

    大门关上两分钟以后,又被人踹开了。

    唐禹看着去而复返迎风伫立的小卒子,有片刻的疑惑。可惜“怎么了”三个字还没出口,唐大哥就遭遇了一记小宇宙无限级的庐山升龙霸。跌落在地的时候,五迷三道的唐大哥总算听清了施暴者的理由。

    “有没有戏我说了算!蜂窝煤就该在煤堆里老实呆着,别他妈来实心大萝卜筐里搅和!”

    离开了唐禹,柯兵没有立刻去医院。他知道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可有个血块堵在胸口,卡得他难受。站在腾古楼下,他拨通了崔小鹏的手机。号码很久没打,居然有些生疏了。

    “喂?”崔小鹏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柯兵平复几次呼吸,开了口:“我有事和你说,我现在公司楼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