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臭小子,还算有点良心。”柯兵嘟囔着,夺过手机摆弄着,把信息看了一遍又一遍,心里渐渐的,生出那么点心疼和怜……

    手机忽然又震动起来。

    【补充说明,记得要经常翻翻身。】

    黑着脸删掉新短信,柯兵若无其事的把手机还给了唐尧。然后诚恳的望着蓝天白云,咕哝着:“怎么不刮龙卷风呢……”

    小卒子不靠谱的奢望自然没有实现。施砚靠在窗边,看着下面的建筑越来越小,城市越来越模糊,直到满目云层。

    究竟是谁利用了谁,这个还真不好说。施砚随性的想着,他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唐禹的杀手锏,可到了后面似乎好像就成了试金石?或者过度梯。也许唐禹是希望用自己让那两个单纯的白痴散了,但如果不散,那么是不是就会更加结实?似乎哪一个结果对于唐大哥来说,都没差。

    喝了口美丽的空中小姐送过来的橙汁,舌尖几乎为那诱人的酸甜舞动,忽然间,施砚似乎悟出了什么,望着杯子里轻轻晃动的橘黄液面,小孩儿轻轻叹着:“再修炼几年吧,起码,得学着那妖怪去喝龙井茶……”

    年底,柯兵选了个飘雪的美丽清晨,拨通了前男友的电话。

    “阿柯?”魏国栋的语气里满是迷茫,估计从肉体到精神还处于睡眠状态。

    “阿柯?你他妈背着我找女人?”电话那头忽然传来第二男音。

    “嗯?晕,不是,是我上一个,就是你前辈。”

    “阿呸!你不说早分了嘛!”

    “是早分了啊,我怀疑他拨错电话了……”

    柯兵把手机调成扩音器状态摆在桌子旁边,正悠哉的啃着油条,一听这话连忙申明道:“我没拨错,不过我不急啦,你们继续。”

    “你看,奸夫都承认了!”

    “什么承认啊!疯了,你脑子里装的都是豆腐渣是不!”

    “要不要剖开看看,妈的全是你!”

    “呃,那我收回,就不是豆腐渣了。”

    “还不如装豆腐渣呢!”

    柯兵推开窗户去看雪花儿,觉得生活真好,如此的有活力。

    “说吧,你到底有啥事儿?”等魏国栋能正常接听电话,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了。可怜的娃语气蔫蔫的,估计刚被武力镇压得比较凄惨。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鹏程虽然被腾古招安了,但也是独立团。如果哪天真的又想独立了,那随便弄点资金就能在财务上把它划出去,直接从子公司变成独立产业单位对吧。”柯兵依旧立在窗口,说话间,呼出阵阵白气。

    魏国栋有些感慨:“阿柯,你总是喜欢闲了就去翻翻记忆的历史长河么,晕死,这都猴年马月的事儿了。怎么着,三个月病假没休完就想东想西了?”

    “你还说,你就是插在敌人胸口的一把尖刀,扎在敌人后背的一支冷箭,磕在敌人脑门上的一块砖头,嵌在敌人骨头缝里的一枚钢针……”

    “喂,除了尖刀,其余都是你给润色上去的吧。”

    “呵呵,”柯兵轻笑,随即收敛了笑意,认真道,“那么,现在还做不做数?”

    魏国栋沉默的片刻,然后乐了:“你说呢。”

    前男友魏先生的办事效率不是盖的,财务上的事柯兵不懂,只知道年还没过,电子事业部就独立了出来,表面上是腾古旗下的独立产业单位,已然沿用腾古的名牌,但实际从运营到盈亏利润计算都是自己做,从法律上讲,这个拥有十几个兵的电子事业部已经成为了独立的法人。而唐尧手中40%的腾古股权也变卖成了100%的“唐兵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和运营资金。

    “于是,我们现在是唐家军了?”蒋锐柯摆弄着刚印好的厚厚一盒名片,觉得真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啊,跟了柯兵这么一个老板,他这么踏实的小伙儿愣是名义上跳了好几回槽,这回头简历上一写,他的口碑啊,渣儿都没了。

    “哇,昔日的总裁现在成了我的直属上司,我要每天给他倒七次水擦十遍桌!”何筱玉眼镜都跟着激动颤抖,什么叫人生,人生就是神奇而又无常的命运啊!

    “咳,这活我来就行了。”柯兵没好气的白了想挖墙角的女人一眼,然后道,“明天大老板就要过来办公,你们都给我机灵点,知道不?”

    “遵旨。”红男绿女们异口同声。

    “经理啊,我怎么看你那么像大内总管了呢?”孙献说着,摸摸下巴。

    柯兵也跟着摸啊摸,当然是摸自己的,末了作了总结:“应该叫老板娘更贴切。”

    魏国栋险些摔倒,好容易站稳了,想也没想就朝身旁的盆栽伸出了魔爪,揪了朵小花儿二话不说就插到了柯兵头发里,然后啧啧有声:“嗯,这么着就像了。”

    柯兵没急着去扑棱脑袋,反而因为想到了前一晚唐尧拿着那印着唐兵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新名片时候红了的眼圈儿,走了神儿。

    魏国栋叹口气:“阿柯,你现在的表情就像只正在思念胡萝卜的兔子。”

    关于分裂独立这事儿,虽然主因是魏国栋的手脚干净利落,但如果腾古真正想阻止,也不会这么一帆风顺。所以当魏国栋嘟囔着这事儿顺当的有些超乎他想象时,柯兵暗暗决定,大年初二,还是要一如既往的去崔家看看。那是他心里最初的也会是永远的一个家,有他的爸,他的妈,他的兄弟。

    晚上,唐尧过了八点还没回。柯兵有点着急,结果打电话过去才知道,太上唐难得高兴,非要弄个宵夜。孝子们只好继续陪着。

    “所以,可能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唐尧说着。

    小卒子一个劲儿点头:“难得老爷子高兴,是该住家里的。不过,你有没有帮我给咱爸咱妈咱哥带好啊,尤其是咱大哥,记得,要和他说小卒子特想他特想他想得夜不能寐想得心潮起伏……”

    “那个,要不让我大哥来听电话?”

    “啊,我手机要没电了,宵夜愉快,啵儿~”

    挂了电话,唐尧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但就是心情很好,站在阳台上,冬日的夜空,星星璀璨而美丽。

    第58章

    番外1我是唐老大,嘎嘎

    唐大哥一出生的时候,自然是不叫唐大哥的。因为那时候唐老爷子还没想过再弄一个小崽子折腾自己,一心想把唐大哥培养成人中龙凤国之精英。三十年后,唐老爷子如愿以偿,唐禹成了人精。

    唐尧的出生是计划外的,那时候计划生育已经普及,以唐老爷子的身份自然要跟着党的政策走,无奈带孩子带上了瘾的唐夫人坚持要生下来,并且信誓旦旦掐腰瞪眼,想让我做掉,行啊,我保证你一尸两命!打了半辈子仗的钢铁般的唐老爷子,终于还是被唐夫人这绕指柔给克了。于是,唐尧呱呱坠地。

    要说唐尧降生,唐家最不开心的自然是唐老爷子,但要属最开心的,也算不上唐夫人,而是从小玩具匮乏的唐禹。

    刚上小学二年级的唐大哥知道摇篮里那个物体叫弟弟,但这似乎更像一个符号,他就知道这个胳膊腿胖嘟嘟成莲藕状的物体,捏鼓起来软软的,嫩嫩的,肉肉的,手感很是美妙,并且还没长开的小脸儿会随着自己的动作给予很多不一样的有趣反应。有时候唐禹玩过了头,唐尧就会声嘶力竭的大哭,每到这个时候唐大哥都会一本正经和前来探望的唐夫人说,妈,弟弟应该是饿了。

    唐大哥对弟弟的态度转折于唐尧满一岁的某个秋日下午。唐夫人出去买菜,命令唐禹看护弟弟。结果穷极无聊的唐禹就决定帮弟弟练习走路。他把唐尧放到床上让他站好,然后自己站在距离床边不远的地方,拿着拨浪鼓冲弟弟摇晃。拨浪鼓响几声,唐尧就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几步。

    “来呀来呀来呀……”年仅九岁的唐大哥那叫一个朝气。

    “咿、咿、呀呀……”年仅一岁的唐弟弟那叫一个淳朴。

    “来呀来呀来呀……”

    “咿、咿、呀呀……”

    “来呀来呀来呀……”

    “咿……”

    噗通。

    唐弟弟掉床下面了。直接脸上开了染坊。

    “哇——”

    这一声,是唐大哥哭的。

    唐妈妈回来的时候,就看着自己的大儿子抱着自己的小儿子,捶胸顿足哭天抹泪:“妈,弟弟是不是要死了……”

    其实,唐弟弟只是摔破了额头又流了点鼻血。但,已经用自己血染的风采在唐大哥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于是,心理承受能力照比成年差了不只一座喜马拉雅山的唐大哥决定,有生之年都要用自己的爱去弥补犯下的错。

    于是,唐尧整个的小学生涯,都被哥哥爱护着。举个最简单的唐门爱弟事例,便足以说明此种情况。有次,唐尧语文考了39分,唐大哥毅然决然的用红色圆珠笔把3改成了8,然后拿给唐老爷子签字,等签完了,又把标有分数的右上角撕掉,换上同样颜色同样尺寸的三角白纸严丝合缝的拼接粘好,最后红圆珠笔一挥,潇洒的39分重现。末了还嘱咐唐尧,如果老师问,就说爹太生气不小心把卷子撕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