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学之后,这种弥补愧疚的心里就真的在不知不觉间转换成了爱弟爱弟天经地义,唐大哥的保护欲是无理由无条件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且不受三观制约的。当然,在跌宕起伏的成长过程里,唐大哥的三观也在非常规的蓬勃发展着。

    唐老爷子一直希望两个儿子里哪怕能有一个继承衣钵,可唐禹考了公务员,重担自然就落在了唐尧身上。无奈唐尧虽然不爱言语,但脾气犟得要命,死活就是不念军校,为此,唐大哥把在官场上积累的忽悠功力全施展到了唐老爷子身上,什么国家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以前是党指挥枪现在是经济指挥党,全球都在拼经济而我弟弟要踏入的正是对国家最有用的支柱产业啊。如此这般,吧啦吧啦,唐老爷子耳鸣了一个礼拜。而唐弟弟呢,自然如愿以偿。

    毕业的时候,唐尧想开公司。唐禹明里暗里能给的资源都供应上了,终于帮弟弟建立了腾古。之后,问题出现了。

    如果有人问唐大哥这样一个问题,请您列举一生中最后悔的三件事。唐大哥的回答一定是,第一,把樊若山介绍给唐尧。第二,让唐尧认识樊若山,第三,同一二。

    樊若山这个人的底子很深,交往的时候唐禹就知道,不过他不在乎,他要借助的是樊若山在商界的势力而樊若山要借助的是他在市里的权利,大家各取所需。但权归权利归利,谁他妈允许你勾走我弟弟?!单纯的唐大哥之前一直认为,弟弟之所以不找女朋友是因为眼光高,那个瞬间才明白,妈的,压根就是散光。

    唐禹一生中没遇过几件能对自己造成重大冲击的事情,但大学同班男生的跳楼事件,就像儿时唐尧的跌床事件一样,深深刻在他的脑袋里,烙了印,永不结痂。那个男孩儿就死在他前方五米处,惨不忍睹。而唐禹昨天还在和他打篮球。后来辗转得知,男孩儿是和学校的一个男教授搞在了一起,同性恋加婚外情,其中曲折不得而知,唐大哥只看到了血肉横飞的结果。

    找樊若山谈得很成功,男人明确表示,我对你弟弟没兴趣。理智让唐大哥克制住了把茶杯扣对方脑袋上质问我弟弟到底差哪儿的冲动,转而理性的和对方达成某种协议。

    “你确定让我拒绝他?OK,不过他要再找别的男人我可不负责。”

    “会么?”

    “当然,如果他真是同志的话。”

    “那他是不是呢?”

    “你看我像知道答案的么?”

    “……那你就先吊着他吧,兴许时间长了,他这扭曲的审美观就能正回来。”

    “我可以把这个了解为你在对我进行侧面的人身攻击吧。”

    樊若山确实不辱使命,腾古成立后的几年,唐尧一扑心的发展事业,感情世界一片空白。唐大哥渐渐相信唐尧不过是一时冲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性恋。并开始研究给自己将来的侄子起个什么名字。最后得出成果,自家孩子叫乐乐,那侄女就叫欢欢,侄子就叫跳跳。

    柯兵进腾古的时候唐大哥是知道的,但什么时候怎么的就和自己弟弟发展成了那种那种关系呢?天知道。唐大哥不认为是自己监督不利,坚定的觉得是柯同志用了什么不入流的偷鸡摸狗手段。于是利诱,接着威逼。

    按照唐大哥的思路,只要这一役把柯同志逼退,他就着手给唐弟弟介绍女孩儿,一个不行两个,两个不行一打,定要让自家弟弟走回红旗下,沐浴阳光里。

    樊若山那个抽人压根靠不住,两次均告失败。最后唐大哥决定找外援执行威逼,就在那个时候,他认识了施砚。唐大哥纵横官场十数载,要说见过的人精也不少,可像施砚成才这么早的,实属难得。他怀疑那孩子不是偷吃了人参果,就是上过整容床,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二十岁的人有二百岁的心脏,当然,是按普通人均精明程度计算。

    施砚给了他一个好法子,原理叫釜底抽薪。方法论的代价是他要唐尧。唐大哥自然不想给他唐尧,他费尽周折是要弟弟脱离泥沼,而不是这坑出来那坑跳。不过,分清主次矛盾是每一个成功人必有的品德,所以唐大哥和施砚进行了一次热烈友好的博弈。磋商结果为,唐禹给施砚半年时间,如果半年内唐尧真的爱上他,唐禹将不得阻拦,而如果施砚失败,那么唐大哥就要安排他出国留学,不用唐大哥给钱,只要他能动用关系找到接收学校,因为以施砚的条件自己根本申请不到。

    唐大哥知道,以施砚的智商不会想不到自己期盼着他的失败,可惜这孩子终究还是年轻,过于自信是聪明人的通病,在年轻的聪明人身上尤为明显。

    终于,施砚给出了方法论——崔小鹏。

    唐大哥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合着自己弟弟都快死心塌地爱上的人,竟然还有外心。真是叉叉你个圈圈!

    与崔小鹏的交流真可谓一帆风顺水乳交融,唐禹一眼就能看透这个男人的本质,因为那是某一个群体的男人的显著特征。他们的人生过程就是奋斗,他们的人生意义就是成就。他们理想的人生状态就是站在大众阶层的上面俯瞰万物,但他们一辈子都达不到。因为他们永不知足,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有人比你更高。

    崔小鹏的自信比施砚深沉的多,他承诺保证让柯兵和唐禹分手,条件是他要腾古。

    一个公司换一个弟弟,唐禹觉得值。那个瞬间他被崔小鹏的自信熏陶出无数未来美好幻想,牵着女儿侄子逛公园,坐海盗船,玩碰碰车,以至于忘记了去思考,他眼里根本是玩票性质的腾古寄托了弟弟多少的心血和期望。

    腾古易主那天,唐禹在唐尧悲伤的表情里,开车闯了三个红灯刮了两个路障。

    绑架事件唐大哥可以指天发誓,这一回,绝对是天灾。不知道该说柯兵衰还是他衰还是樊若山那个霉人衰上加衰,买一送二的绑架,真他妈闻所未闻。跟着樊若山一起守电话机的时候他只有两个念头,希望歹徒不要撕票,更希望柯兵不要先于歹徒撕票,虽然依照他对那个男人的了解,基本可能大概下不了那个手,但不排除意外情况对吧。

    意外的是,樊若山多嘴的把那柯兵也成了肉票的事告诉了唐尧。然后,守着电话的男人成了三个。那一晚唐尧的表情,这么多年以来,唐禹只在唐老爷子长了良性肿瘤时候见过。

    终于,经过周密部署,警察把前来提钱的刘彻当场抓获,一顿非常规审讯之后,男人招出了埋尸地点。是的,一次三个,通通活埋。当发了疯的二爹一弟跟着警察赶上山的时候,等待着他们的是仨半成品土坑,如果不是尸变,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们逃掉了。

    于是就是满山遍野的寻人。结果人还没寻到,倒把同样寻人的另外两个歹徒抓了个正着。再然后,终于到了那个山洞。

    山洞中的情景,说实话,没有人会不揪心,也没有人会不激动。柯兵也就是壮点,肉点,小强点,但光了膀子左拥右抱,倒还真他妈的有了点孩子他爹的味道。唐禹之前一直想不通这个人有什么好。小强起来像青铜圣斗士,唠叨起来似男版祥林嫂。那个瞬间,似乎有了些许明白。

    唐尧扑过去的时候,应该是哭了。唐禹多少年没见多弟弟这么哭了。心里有点酸,有点涩,就像微妙的嫉妒。

    要不要阻止他们和好?要还是不要,这是个问题。唐大哥在医院纠结了好几天,最后听见女儿问,爸爸,你在烦恼什么,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想认柯叔叔做干爹?要是你不愿意,我就不认了。唐大哥望天,无言。

    于是医院的日子,唐大哥还真是消停了没有动手。结果倒好,柯兵同志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崔小鹏前脚一来,自己弟弟连面都不露了。妈的,得作了多大的孽才能让一个前几天还抱着你哭的人瞬间转身连你一眼都不看?

    施砚,动手了。给了他六个月,结果第四个月才动手,唐禹又一次对他刮目相看。蛰伏,不是每个人都成的。不过,自己弟弟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专情,唐禹作为一个哥哥,非常自豪自己的弟弟有这种美好品德,但同样作为一个哥哥,对于弟弟这种专情居然是给柯兵那种拖泥带水连自己他妈的真爱谁都不知道的男人,唐禹觉得非常纠结。

    柯兵居然向自己求助?!唐大哥被这平地惊雷炸得五迷三道。但面上还得绷着,以显示自身之城府。男人唠唠叨叨了一大堆,歪理邪说全用上了,具体的唐禹根本没听,反正以没营养的居多,他只是在嗡嗡声中考虑着一个问题,在自己和唐家保护下单纯得几乎不像三十岁的弟弟,是不是反而更适合柯兵这种单细胞动物?不只单细胞,而且小强,应该说是小强中的小强。拖鞋拍完照样爬,热水烫完继续跑,把杀虫剂当空气加湿宝,把灭蟑球当强力大补药。对于别人家非亲非故的孩子尚且那么拼命,如果真对自己的爱人……唐大哥仿佛看见了一件人型软猬甲正缓缓套在自己弟弟身上。

    于是,唐禹给了一个小小的打破僵局的建议。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唯一的小意外是施砚提出的要求。唐禹觉得自己没有义务帮他,因为他只负责到期验收,除此之外没有额外服务。可刚想拒绝的时候,却忽然又顿住了,折腾那么久,他不介意给柯兵来道最后的附加题。孩子倒还真是豁出去了,虽然只是做做样子,可疼是实实在在的。

    很快,唐大哥就又见到了垂头丧气的柯兵。不过人垂心不垂,人丧而气场不丧。他算看明白了,柯兵就是那不死鸟,火凤凰。

    附加题满分。

    唐大哥是那种遇见问题,分析问题,拿出方案,解决问题的四步型人才,他从不承认自己的既定方针有错,但不介意在方针上进行战略性的方向调整。于是,一切继续。只不过多加了一个环节,告诉柯兵真相,单靠柯兵对自己弟弟的那点稀罕想要铲除崔小鹏难度颇大,所以唐禹很厚道的推了一把。

    柯兵负责崔小鹏,他自然就负责施砚。对付柯兵的失败,在于唐大哥在对小强战斗中缺乏经验技巧且对敌方精神力估计不足,但对付同一国的孩子,唐大哥可谓手到擒来。

    之后,尘埃落定。

    唐大哥折腾一圈,表面上看是回到了原地,可他不觉得,他认为他给弟弟那不靠谱的爱情加固了地基,给柯兵那个不靠谱的囧人套上了精神层面的卖身契,综上所诉,收获颇丰。

    在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午后,唐大哥坐在办公室的藤椅上赏雨。茶杯里的龙井飘着淡淡的香,唐大哥美美的喝了一口,然后伸了个懒腰。

    窗台上的相架里,是某日他带着乐乐出去郊游时巧遇亲叔叔和准干爹之后不得不应女儿要求硬着头皮找路人拍的四人合影,凝视着照片,唐大哥发出了感慨:“经过了这么多,相信今后你们再遇上什么坏人坏事都不怕了。”

    雨,淅淅沥沥。

    作为地球人,我们都相信有了唐大哥的风采垫底,小卒子和小兔子不管在未来漫长的夫妻生活里再遇见任何人或事,都只会有四个级别的反应——凑合,好,很好,非常好。

    于是,唐大哥又一次料事如神,腹黑成功。

    第59章

    番外2竹林森森的博客

    我不勤快,估计这辈子可能就写这么一篇博客。我是一个懒人,所以这辈子可能就不准备再换树上吊了。

    ——题记

    从小我就听电视机里散文里广播里到处都在说,人生就是一条河,时光如水,生命如歌。听得多了,我就产生了质疑。为什么非得是河呢,为什么不能是菜包子肉骨头小人儿雪糕棒棒糖?而等到我到了而立这年,才终于悟了,说是河不算贴切,应该叫水系。河道交错,纵横蜿蜒。你前脚刚上了岸,后脚又进了水坑。

    本人很牛,这个牛体现在我能二十多年从没上岸就扎根在一条河里。你们谁行?有能耐就站出来PK。水中的四季,那是非常有爱。夏天,河水清凉,沁人心脾,括弧,你别碰上暴雨冰雹洪涝灾害啥的,不然只有当海燕的份儿;秋天,河水潺潺,怡然自得,括弧,要接受无数的枯叶子把你团团包围,且上面指定没有拇指姑娘;冬天,河水……冻住了。那就老实呆着吧,不是谁都有这机会的;春天,冰雪消融,继续迎着春日等待四季轮回。

    直到有一天,顺水漂来架望远镜,然后镜片里,我看见了一大片麦田。沉甸甸的麦穗把稻杆压弯了腰,满目金黄。那一刻,老子开始纠结,上岸,还是不上岸?

    爱情,从来都不是两个人的事。因为我们处在错综复杂的关系网里,谁是敌,谁是友,谁人真心想要和你把酒言欢,谁人笑容背后暗藏邪念?我是HR无能星人,所以,我通通都会看走眼。但……又好像没有走的那么厉害。世间的事情真的很奇妙,同样一个人,他可能在春天是帮你的推进器,在秋天就成了淹没你爱焰的灭火栓,同样一个人,他可能早上还给你烤面包,晚上就给你下毒药。一切万物都好像魔方,可以瞬间转换不同个侧面。

    但爱情,其实又只是两个人的事。如果你真的想过河,那么无论上游再漂来什么诱惑无论河水多么湍急哪怕冬天冻住了,你也能变出个斧子破冰登陆。而如果你不是真心想过河,或者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过河的意志究竟有多坚,那么,什么都不用想,下场铁定是被各方水流冲得东倒西歪,过不过河已经不在考虑范围了,你要祈祷的是赶紧漂来个救生圈,否则只有溺毙的份儿。

    所以,如果你真的爱上了麦田,那么就忘记潺潺的山泉,如果你憧憬了阳光下的丰收,那么就该趟过泥泞的河流。啊,对了,如果过河的时候上游漂来竹筏要帮你,记得先把撑船的踹河里,然后再登船,靠岸。

    最后,祝辛勤了一年的农民伯伯胡萝卜大丰收!

    ——————————

    1楼

    晕,一博客弄什么题记!

    2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