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若有所感,祝楼主幸福。

    3楼

    楼主过的不是河,是寂寞。

    4楼

    难道全中国的农民伯伯只种胡萝卜么!楼主偏食可不好。

    5楼

    小卒子,小兔子叫你回家吃饭……

    第60章

    番外3小卒子与小兔子的囧囧生活二三事

    《配角优先之郁闷可销魂》

    樊先生的朋友不多,唐禹算是一个。这叫该着气场合,缘分强,工作上互助互利,生活上互帮互助,连俩孩子都结成了一帮一互助小组。于是,二位父亲时不时的就会出来小酌一下,谈谈生活,聊聊工作,畅想畅想……孩子的未来。

    “最近你倒挺消停啊,不想折腾了?”

    “难得你这么够意思,看样子是还想帮忙了?”

    “唐禹,我霉运刚过你可别又拖我下水。”

    “呵呵,这不就结了。”

    “那不一样,你可以再接再厉嘛。”

    “啧,怎么的也算乐乐救命恩人。”

    “呃,不是你风格啊。”

    “那么樊若山先生,他现在把你儿子救了,你能让我动他?”

    “切,你脑子就不能转慢点?”

    “慢点早让你随便弄个借口就收拾一顿了。”

    “其实,我想收拾你很久了。”

    “知道,从成为准嫖客那天起。”

    “妈的,要不是帮你搞我能……”

    “那刘彻不是我招的吧。”

    “……”

    “我还没和你算账!”

    “今天的太阳真好……”

    “容我提醒,现在是晚上,而且我们在室内。”

    “思想有多远,我就能走多远。”

    “啊,对了还有件事,让你儿子赶紧把魔爪收回去!”

    “那个,恋爱自由啊……”

    “问题是乐乐才多大!”

    ……

    总之,最近唐禹先生事事不顺诸多郁闷。而樊若山呢,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柯兵没救樊霖,他兴许真的乐见那俩人散,说实话,他有点相中小卒子了。

    于是,一瓶苦酒,两个男人,三言四语,相顾销魂。

    《太上唐》

    太上唐是一个奇人,说是战功显赫一点都不为过。不过由于平日里受到了小兔子的太多熏陶,所以小卒子潜意识里一直认为此人乃暴君。立春之日,有幸得见。这才知道,唐尧就是一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傻兔子!

    虽然是以小兔子生意合伙人的姿态去蹭饭的,但由于小卒子单方面已经把太上唐放在了老丈人的地位上,因此格外乖巧。老头儿说要下象棋,唐禹去了洗手间,唐尧装作没听见,小卒子就立刻颠颠凑了过去说好呀好呀我正好喜欢,结果五分钟之后,就剩俩过了河的小卒,然后小卒子凭借俩小卒,愣是和太上唐扛了十五分钟。

    老头大喜,一个劲儿胡噜小卒子脑袋说这孩子好,性格好棋品好人品肯定也好,小卒子呢,一口一个我这棋艺就是跟你下才被带起来的,那平时可臭了。抽空还让元神把脑袋伸出去搁人家老头儿胳膊上蹭。

    太上唐哪经历过这有爱的天伦气场,立刻觉得俩儿子白生了,肯不得当场就篡改户籍把柯兵收进唐门。

    一顿晚宴,小卒子搞定了太上唐,并且决定以后要经常登门拜访以吹耳边风的形式借太上唐的手,给某些肚子不白的人挠挠痒。

    《游园记》

    小卒子对动物园的热情是不以时间地点天气病痛为转移的,哪怕是寒风瑟瑟重病伤风,也定要拖着小兔子去那里面招猫逗狗。

    嗷~嗷~嗷~

    狼文翻译:有情况,全体戒备!

    由于笼子的地理位置优越,狼大哥的嚎叫在动物园的地位就相当于当年抗日时期村口的那棵大树,叫声起=大树倒=鬼子进村儿了。

    叽叽喳喳~

    鸟语翻译:从我们这儿过去了,猴哥,扛住!

    赫~赫赫~

    猴语翻译:令猴发指啊!他又骂缺缺长得笨了!

    咩~咩~咩~

    羊文翻译:刚拿草骚扰我的时候险些就顶着他了,就差一厘米啊!我怨~

    吼~吼~吼~

    虎文翻译:虽然我样子看着猛,可怎么着也才半岁啊,不能在我面前做不和谐的动作!呜~

    ……

    初冬的周末,安逸宅在各自家里的动物园居民,遭受到了比寒流更可怕的三光政策——囧光,囧囧光,囧光光。

    《健身记》

    唐尧一直对自己的身材很不满意,尤其看着小卒子每天跟健美先生似的在自己眼前晃,更是坚定了他健身的决心。身材是什么?那是套住老婆的牵绊绝地反攻的子弹射进漩涡中的照明灯山洪暴发里的护堤岸。

    行动是在一个风花雪月的夜里定型的。那时候小卒子刚刚圈圈叉叉完正搂着小兔子砸吧嘴,也不知道那根筋不对,当然也可能他的筋一直就没有对过,居然抬起兰花指在小兔子胸口画圈圈,边画还边赞叹:“真白真软真细滑……”

    你们家有这么夸男人的?!小兔子当下就炸了毛,把自己的眼睛一瞪,把小卒子的手指头一咬,瞬间决定,要健身,一定要健身,健身事在必行!

    对于小兔子的决定,小卒子那是一千一万个不乐意,本来身高上就先天吃亏了,这好容易在体格上找补回来,赶明儿要真炼成了肌肉兔,他的夫君地位岂不岌岌可危?但小兔子咬着他手指头的牙越来越用力,俨然有当烂菜叶咀嚼的趋势,革命意志不是不坚定而是完全没有的小卒子马上投了诚,拿脑袋在小兔子胸膛里使劲的蹭啊蹭:“好呢好呢,说练就练,帅哥,让我们度过一个猛男之春吧!”

    哗啦啦……

    ——小卒子拔凉拔凉内心的惨烈流血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