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要是按照年龄来说,已经叁十多岁的领主,完全可以做只有十五岁的珍妮的爸爸了,就算是这样,这种带自己离开的方式珍妮也不喜欢,她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不想让别人把自己当做是小孩子看了。
    等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珍妮直接挣扎着从领主的怀里下来了,然后气呼呼的瞪着领主:“您为什么要带我走,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两个男人做那种事情那?我还没有看到两个男人是怎么做的呢!”
    蓝胡子被珍妮气得头疼,要是真的让她见到了,她还不得闹翻天,而且她为什么想看这样的事情即使她以前不是贵族少女,但是见到这种事情她不是也该象征性的晕一下吗?哪有像她这样兴致勃勃的一定要搞清楚两个男人是怎么做的。
    这个时候被好奇心驱使的珍妮已经开始抱着他的手撒娇了:“亲爱的,你就让我回去看一眼,就看一眼。”
    领主被珍妮那句‘亲爱的’叫的头皮发麻,就算是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她也没有和自己这么亲密过,现在为了去看两个男人,她居然会用这么甜腻的声音称呼自己,该死的,她的脑子里面到底是在想什么?
    所以领主做的就是直接把珍妮扛在肩上,上了楼,在珍妮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扔在了床上,她刚坐起来,就被怒气冲冲的领主扯掉了底裤。
    珍妮和领主两个人的性事并不愉快,但是珍妮也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领主,这让她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让珍妮没有想到,这次领主并没有直接插进来,而是用他灵活修长的手指到访了珍妮的腿心,珍妮所有的经验都是来自于领主,她以前觉得做爱就是简单的让领主把他的东西放入自己的身体里面,那可不包括领主的手指。
    尤其是他的手指只是在哪里稍微的动作了几下,珍妮就觉得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充满了她的全身,让她不由自主的觉得浑身发热,想要呻吟。
    这样奇怪的感觉让珍妮觉得有些害怕,所以她并不敢表现的和平时有所差异,她只能强忍着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张口。
    领主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甚至有一根手指进入到了珍妮的身体里面,这比起领主巨大的阳具来说,并不会给珍妮造成伤害,但是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让珍妮忍不住流下了生理性的泪水,她觉得难以忍耐。
    她甚至想去抓着领主,不管是他的肩膀或者是他的胳膊,她是第一次觉得自己无助的需要依靠在一个人的怀里,现实中她只能紧紧的抓着被子,用无助的充满泪水的眼神看着领主。
    实际上领主并不比珍妮好受,在两个人的性事中,珍妮是不舒服的,但是领主却每次都有享受到。
    珍妮的紧致是他以前的女人都没有的,他喜欢这种感觉,虽然有的时候他会觉得抽插的动作难以进行,或者自己会被珍妮缠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其实他有的时候还庆幸珍妮并不会做出其他的动作,因为他不确定当这个美貌的女孩子过来亲吻抚摸自己的时候,他会不会马上就缴械投降。
    现在他觉得自己又发现了珍妮的另外一面,只要一点小小的动作,她就会动情,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珍妮这样隐忍而无助的表情,这满足了领主有些暴虐的性格,看到她这样,他的欲望更加的勃发,甚至想要更加狠狠的欺负她,让她在自己身下哭出声来。
    到这种地步,领主也没有继续忍耐下去,他直接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抓住珍妮双腿,让她尽可能的为自己打开身体,然后就激烈的把自己的欲望送进了珍妮的体内。
    这一下借助前面的前戏,领主觉得自己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深度,快感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珍妮却是被一阵尖锐的刺痛把她从快活的天堂拉到了痛苦的地狱,她现在还是没有办法承受领主的阳物,以前她也痛苦,但是都不像是今天一样,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劈开了一样。
    而且在那之后领主就开始狂野的动作起来,珍妮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布娃娃一样,任由他摆布。
    她已经痛苦的忘记了自己的原则,双手紧紧的抓着那扯着自己双腿的坚实的臂膀,任由他对自己肆意妄为。
    随着领主的动作,珍妮又开始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发热了,这次的热度是从两个人连接的地方传遍了珍妮的全身,珍妮觉得她好像是感冒了一样脑子混混沉沉的。
    所以在自己发出一些细微的呻吟的时候,珍妮马上就在心里原谅了自己,她生病了,是可以脆弱一点的。
    即使只有一点细微的呻吟,这也让领主十分的兴奋,他克制自己想要去爱抚珍妮美丽酥乳的念头,他觉得珍妮一旦从做爱中获得到了快感,她就会变得像是贪吃的蛇一样,扭动着身体,任人欣赏她的美丽,只求那些男人也能把他们丑陋的东西插进她的身体。
    就像是他的前几个妻子一样,这样的想象让他觉得无比的痛苦,他甚至不想再看到珍妮美丽的,开始染上情欲的小脸。
    他抽出自己的东西,把珍妮翻过来,把她的上半身压在床上,自己站在床边,她的双腿之间从珍妮的后面狠狠的插干她。
    她的裙子早就被掀了起来,这是领主第一次见到珍妮的小屁股,珍妮的裙子总是宽大的,所以他还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妻子有着十分丰满挺翘的臀部,这次领主再也忍不住了,他抓着那充满弹性的臀瓣,狠狠的把她压向自己。
    满满的滑腻的手感和珍妮小穴的紧致的吮吸让领主觉得快活的好像在草原上驰骋一样。
    珍妮却只能咬着被子,她不仅控制不住的流眼泪,甚至身上也开始出汗,不同于难受的冷汗,她现在真的是热的不行。
    她本来还惊讶于原来做这种事情还有这种姿势,现在只能祈求领主赶紧的结束,她已经从痛苦中尝到了一丝的欢愉,这让从来都不了解这些事情的珍妮觉得十分的害怕。
    到最后她都分不清自己是因为生理上的原因流眼泪,还是因为害怕而流眼泪。
    等领主结束的时候,珍妮连爬上床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觉得有东西在顺着自己的大腿流下,珍妮并没有什么羞耻的感觉,她只是把精液作为结束的标志。
    倒是领主看到这一幕让他觉得珍妮有种被自己完全标记了的感觉,他在用手碰了一下那蜿蜒的痕迹,然后不由自主的开始抚摸珍妮温热细滑的肌肤,他甚至想去尝尝那饱满的臀部是不是充满甜美的味道,但是他克制住自己了。
    他只是让自己重新进入珍妮的体内,享受挞伐,征服她的快感。
    珍妮只是无声的流眼泪,她现在只能握住曾祖送给自己的那一枚羽毛胸针,默默的忍耐,在领主彻底的结束之后,珍妮已经昏了过去。
    领主只好拿了些水给珍妮擦了擦腿间的液体,然后抱着她把她摆在床中央,给她盖了被子就离开了。
    这次珍妮打破了她以往的作息,等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她都没有起床,她这个时候倒是有一点贵妇的样子了,醒了之后也是在床上解决了早餐。
    一直到下午她才能从自己柔软的大床上起来。
    珍妮深刻的检讨了一下自己,觉得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再这样了,她应该是和自己的那些金币珠宝相亲相爱,怎么可以一整天都和自己的床不分离。
    对于罪魁祸首,满脑子就只有金银珠宝的珍妮在吃午饭的时候就把领主欺负自己的事情给忘记了。
    都是蓝胡子一整天的心情都不错,就算是珍妮一整天都在不停的偷瞄着布莱克,领主都没有生气。
    经过昨天的事情,他要是还生气,那就奇怪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布莱克会是这么一个人,找他来就完全是个错误,只是现在他也不好直接把布莱克给赶走,只能先这样了。
    对于珍妮晚上还想跟着布莱克的行为,领主简直就是一个头两个大,他只能绷着脸把珍妮给扯着回到了珍妮休息的房间。
    鉴于昨天晚上的经验,珍妮都不敢向他撒娇了,但是作为乖宝宝的珍妮还是没有逃得过挨操的命运。
    只是这次两个人是用的传统的姿势,而且一次就结束了,珍妮没有那么的累,但是就算是珍妮不累,她也没有力气再出去乱晃了。
    看来她想要知道两个男人是怎么在一起的还是任重道远啊!
    第二天那位叫布莱克的客人就离开了,珍妮敢打包票,一定是领主把他给赶走了,前几天自己让他这么做,但是现在自己不想让人离开了,领主偏偏把人给赶走了,分明是不给自己面子。
    珍妮气呼呼的一整天都没有给领主一个眼神,晚上的时候还早早的躺在床上装睡,明明知道领主过来了,但是还是一动不动的,领主看了她一段时间,最后还是离开去自己的房间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