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领主走了之后,珍妮才扭头看向房门,确定不会再有人进来之后,珍妮才开心了一点,怎么说领主没有完全不顾自己的意愿强迫自己,珍妮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她的要求只能是这么低了。
    珍妮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她还恢复了她早睡早起的习惯,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早早的就起来了,因为没有了吸引自己注意力的人,珍妮就只能准备继续去库房待着了。
    她只是没有想到领主会愿意带自己去打猎,虽然珍妮最爱的就是财宝,不过偶尔有点新鲜事情,珍妮还是愿意分点注意力给它们的。
    因为她从来都没有骑过马,所以一开始珍妮还以为自己会出洋相,但是没有想到,马厩里面的所有的马都对珍妮十分的温顺,就连领主的坐骑也是如此。
    珍妮也是第一次发现这种情况,她以前的家可没有钱养一匹马。
    其他人也表示很奇怪,只有珍妮想了一下就想通了,估计是因为自己的女巫血统,她即使没有魔力,还是会带来一些其他的影响的。
    这个影响深得珍妮的喜欢,珍妮挑了一匹很健壮的马,在领主的帮助下骑了上去。
    因为马儿面对珍妮的时候十分的温顺,所以珍妮很快的就掌握了骑马的技巧,这让本来想给珍妮找点事情做得领主有点为难了。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珍妮会这么顺利的学会骑马,再看珍妮这兴致勃勃的样子,领主只能准备带着珍妮去城堡外面逛一圈。
    珍妮倒是没有察觉到领主的意图,怎么说她也是刚刚学会骑马,所以在外面逛了一圈,也足够珍妮开心了。
    要回去的时候珍妮还是兴致勃勃的,有些不愿意回去。
    这天晚上的时候,珍妮表现的十分的乖,只是领主没有多少功夫做前戏,珍妮还是不太舒服,但是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的痛苦了,领主依旧是和珍妮默默的完成这一项例行活动就会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珍妮也撑着自己疲惫的身体去把自己清洁了一下,这才去睡觉。
    之后的几天珍妮都和领主在城堡附近游荡,珍妮还挺开心的,当然了金币在她心里还是第一位的。
    珍妮觉得自己骑马骑的比较的熟练之后,就想着往城堡边的树林里面跑,领主本来是没有想着去打猎的,但是这些天和珍妮一起骑马,他也来了兴致,这天他们就带着猎犬出发了。
    因为是真正的打猎大家骑的都比较的快,珍妮一会之后就掉队了,她有点无奈,最后还是用羽毛决定自己往哪里走,她不知道,她已经偏离了大部队,正走上一条没有其他人的路。
    珍妮一开始骑的还比较快,但是慢慢的她的速度就降了下来,看着越来越茂密的树木,珍妮在犹豫要不要往回走。
    就在这个时候,珍妮听到了一些声音,她旺盛的好奇心驱使她骑着马靠近声音的来源。
    之后珍妮就看到了和一只熊搏斗的蓝胡子,他的马已经躺在一边了,旁边还有一头熊的尸体,珍妮机械的拿出领主给珍妮装饰用的弓箭。
    她这还是第一次用弓箭,好在她虽然不是个神枪手,但是也没有把箭射到领主身上,她自觉还是帮了不少忙的。
    再加上领主却是十分的英勇,所以等珍妮的箭都用光之后,那只熊的动作也明显的迟钝了下来。
    珍妮赶紧的从马上下来,但是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找了半天才找到一把来自东方的短刀。
    就算是有了武器,珍妮也不敢去参与战斗,她以前虽然也杀过一些例如鸡鸭的作为食物,但是现在是面对一只大型的野兽,不小心自己就没命了。
    珍妮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想成为一个女巫,至少她那位拥有骷髅管家的曾曾祖母绝对不会因为眼前的情况而慌成一团。
    最后在熊咬住领主的刀,把领主压在地下的时候,珍妮总算是鼓起了勇气,直接冲过去对着熊的脖子插了下去。
    在她把刀拔出来的时候,血溅了她和领主一身,领主把熊的尸体从自己身上推开的时候,就见到珍妮握着短刀有点傻傻的在那边站着。
    “亲爱的,你真的是运气非凡,上帝真的是太偏爱你了。”
    珍妮也察觉到了不对,熊根本就没有攻击自己意思,她面对熊的时候,就像是厨娘面对正要被宰的鸡。
    但是要说上帝偏爱,那就太扯了:“我想上帝不会喜欢一个有女巫血统的人。”
    领主脸上的笑容马上就保持不住了,显然他是想起了自己婚礼当天出现的两个人,如果她们真的能被算作是人的话。
    珍妮看到领主的一个胳膊有点不自然,就赶紧收起自己的情绪,去扶领主。
    “大人,您受伤了,我们赶紧回去,您需要看医生。”
    但是领主却在珍妮靠近的时候把珍妮抱在了怀里亲了上去。
    他们两个身上都是血,领主也不嫌弃,或者说血液激发了领主的欲望。
    在珍妮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领主已经开始轻轻的咬着珍妮修长美丽的脖子了,珍妮觉得很奇怪,她看着一地动物尸体,那匹马的肠子都流出了一些。
    珍妮觉得这个场景诡异的让她想要颤抖,但是同时又让她的身体战栗不已。
    领主那一只没有受伤的手已经开始抚摸着珍妮的胸了,珍妮还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身体这么的奇怪,明明他摸的是自己的胸,但是珍妮却觉得自己的腿开始发软,浑身开始发热,他身上的血腥的味道加重了这种感觉。
    “大人我们先回去啊~”珍妮虽然见过别人在外面野合,但是对于珍妮来说她还没有那个胆子,只是她抗议的话在领主不轻不重的咬了珍妮的脖子一口之后,珍妮就决定乖乖的不说话了。
    因为她感觉到了一种无声的威胁,她觉得自己脖子上的血管都在不安的跳动,按理说这样的威胁会让她觉得痛苦,现在珍妮却感觉到一种奇异的快感。
    所以在领主吻住她的时候,珍妮完全没有要反抗的意思,甚至直接微微的张开了嘴巴,让领主的舌头能直接进入她的口腔。
    她似乎是尝到的血液的腥味,这味道刺激的她只想紧紧的依附于眼前的人。
    领主一直手揽着珍妮,去了一个更加隐蔽的地方。不过也没有走远,领主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走远。
    这次珍妮在他解裤子的时候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这次她是真的生出了一丝渴望,从未有过的渴望,即使那渴望十分的微弱,珍妮也没有忽视。
    因为两个人的身高差,所以珍妮只能掂着脚,被他压在一棵大树上,珍妮觉得这姿势让她有点别扭,还没说什么领主就进来了。
    这次领主也没有做多少前戏,珍妮却觉得并不像是以往那么疼,她第一次觉得有一种充实的感觉,感觉自己被填满了,就好像她突然见到了满屋子的财宝一样的感觉。
    而且这是第一次随着领主的动作,她觉得自己身体里面开始源源不断的流出一些滑腻的液体,珍妮一开始还觉得有点奇怪,只是随着领主的动作,她就想不起来这些事情了。
    珍妮的动情让领主能更顺利的占有她,这和平时珍妮没有反应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感觉,这种湿热和紧致交织的感觉,让领主觉得恨不得把那两颗蛋蛋也塞进珍妮的小穴。
    领主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抬着珍妮的一条腿,现在他直接把珍妮的腿折着压向珍妮,珍妮的身体是真的软,不然这样的动作她根本就做不来。
    这样也更加方便领主侵入她。
    而珍妮就只能去抱着他的腰,她觉得自己的背一定是红了,领主力气太大了,珍妮每次都觉得自己的背是狠狠的和大树碰撞。
    这样的痛也没有影响珍妮的快乐,珍妮是第一次完全的沉浸于两个人的欢爱,甚至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失去了意识。
    好像他带给自己的热在极短的时间席卷了自己的全部,那美妙的感觉就像是一朵花绽放的瞬间。
    他征服了凶猛的野兽,然后又征服了自己。
    在珍妮心里臣服的一瞬间,女巫的血脉让她变得无比的诱人,即使在平时珍妮对领主的吸引力就不小,更不要说这个时候了。
    领主本来想快点结束的,毕竟两个人现在还在野外,但是现在他就只想完全的占有珍妮,好在领主还有最后一点意识,没有扯烂珍妮的衣服,不然她回去之后肯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仆人了。
    珍妮这个时候身体是无比的敏感和脆弱的,领主的动作让她只能沉浸于无边的快感之中,完全想不起其他。
    珍妮开始抑制不住的呻吟起来,这蜜糖一样的声音,让领主更加兴奋了。
    等领主把精液射进珍妮的体内的时候,珍妮已经软的像是水一样,一条腿还是缠在领主的腰上,领主也是紧紧的抱着她,享受高潮后的快感。
    两个人安静了好一会,领主才把东西从珍妮体内抽出了,石楠花的味道马上就在珍妮鼻端飘散。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