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珍妮根本就找不到清洁的东西,她的手帕现在被领主用来包扎伤口。
    珍妮这才想起来领主还受伤了,她也把自己从酸软的感觉中抽出来,去给领主帮忙,等领主的伤口被简单的处理好之后,他们两个就被大部队给找到了。
    珍妮赶紧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除了有点皱,还有不少血迹之外没有其他的异常,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受伤的领主身上,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就是珍妮对于领主非要和自己骑一匹马感到奇怪,而且她还不能拒绝,等珍妮要上马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的底裤被领主给撕了,现在骑马她私密处完全就要接触到马鞍了,珍妮有点不自在。
    好在她里面还有一层裙子,珍妮只能小心的把里面的一层布垫在身下,这还是领主帮她的,因为两个人刚刚做的事情,珍妮现在倒是没有什么羞涩的感觉。
    其他人帮忙把熊和马的尸体带回去,珍妮和领主就骑着马先回去了。
    路上,珍妮刚刚被领主干开的小穴被布料稍微的摩擦一下,她敏感充血的小穴就开始流水,甚至她还挺直的腰也软了下去。
    她只能小心的靠在领主的怀里。
    在珍妮以为领主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自己可以稍微松一口气的时候,领主就把手伸进了珍妮的裙底。
    在领主扯了一下珍妮的阴毛,这轻微的痛感刺激的珍妮重重的喘息了一下,然后她用自己好像是浸了蜜一样的声音请求道:“不要这样!”
    领主怎么能放的了她,他把自己的手套脱了,用两只手指在两片大阴唇外侧来回的摩擦。
    珍妮哪里受过这个,何况她还刚刚被干的流水,马上就小猫似的叫了起来。领主现在十分的懊恼自己为什么伤了手,要是手没有受伤,自己现在就可以一只手玩弄她的小穴,一只手尽情的揉弄她的奶子。
    她一定叫的比现在还好听。
    领主揉搓过珍妮有些肿的大阴唇,又去挑逗她的小阴蒂,珍妮被以为刚才的快感就是她难以承受的了,现在更是被刺激的不行。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理智告诉她现在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身体却空虚的她想让领主把手指伸进自己的小屄里面,让他彻底的玩弄自己。
    好在领主还算是有分寸,在珍妮小穴里面流了不少水出来,自己也彻底的软倒在他怀里之后,领主就把手拿了出来。
    当然了,他把手上的液体都擦在了珍妮雪白柔嫩的大腿肌肤之上。
    到了城堡里面,珍妮不顾自己疲软的身体,吩咐了管家去找医生之后,自己就和领主一起去了房间里面。
    她还忍着腿间湿漉漉,滑腻腻的感觉,先是帮着领主换上了寝衣。
    珍妮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的裸体,就算是两个人做的时候,领主也是穿着寝衣的,这也是珍妮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人的躯体是可以充满美感的,珍妮自己也是美的,只是她习惯了自己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领主的身体给珍妮的冲击力很大,一直脸皮很厚的珍妮这次居然有点脸红,被领主插干揉弄过的小穴也收缩了一下。
    即使很羞涩,很难受,珍妮还是确定了领主身上就只有胳膊受伤最严重,其余的不过是一些擦伤和淤青都不严重。
    在医生没有来之前,珍妮就又跑去厨房端了一些热水过来。
    不过领主没有让珍妮帮着自己清洁,而是让珍妮自己整理一下自己,珍妮这才想到自己身上也被溅了不少的血,还有领主留在自己体内的东西也流了不少在自己的腿上。
    在马上的时候自己更是流了不少液体,一定都沾到自己的衣服上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珍妮这下真的觉得自己快要烧起来了。
    确定领主不会有什么事之后,珍妮就飞快的跑回自己房间了。
    她没有让侍女过来,毕竟她不好解释自己身上和男人交合之后的痕迹是哪里来的。
    那赶紧的毛巾擦自己的腿的时候,珍妮就想到领主把他手上自己流出的液体擦到自己腿上的感觉,珍妮觉得一阵的腿软。
    她不敢多想,十分迅速的清理过自己之后,珍妮就又去领主那边看着医生给他处理伤口。
    珍妮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对领主的关心甚至于都超过了她对自己哥哥的关心,估计一开始的时候,珍妮就把他和无尽的珍宝联系在一起了,对爱财如命的珍妮来说,他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很容易就变得不同寻常了。
    就是不知道在这方面有些迟钝的珍妮到何时才能发现自己的心。
    午餐是珍妮给蓝胡子端进屋子里面的,因为医生认为他需要卧床休息几天,珍妮能看出领主对医生的建议十分的不屑一顾,只是也不好直接和固执的医生对上。
    珍妮过去的时候蓝胡子已经把他的胡子给刮了个干干净净,珍妮吓得小桌子都快掉了。
    刮了胡子的蓝胡子依旧不好看,五官过于锋利突出,眼神过于阴沉,颧骨过于高耸,嘴唇过于薄。
    她可是在门口站了好一会,才敢进去。
    “亲爱的,怎么了?”
    珍妮还沉浸在蓝胡子没有胡子的震惊里面,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称呼,要不是想着食物是要钱的,估计珍妮都没有办法把食物端到领主的面前。
    把放满食物的小桌子放下之后,珍妮才来的及问:“大人,您的...嗯?”
    好吧!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医生建议我要在床上躺两个周,我可不觉得我有时间打理自己的胡子。”
    珍妮完全不相信这个理由,只是领主的蓝胡子确实太长了,现在也有流行留胡子,但是都不会那么长,何况领主还是很年轻的,也不到留大胡子的年纪。
    既然他不想说理由,珍妮也懒得问了,就像她,有的时候她还想把自己的头发给剪了那,只是一直都没有敢下手而已。
    现在这个时候珍妮觉得自己还是赶紧的帮领主吃了午餐,这样自己才好去吃东西。
    因为领主一直胳膊受伤了,所以肉只能让珍妮帮他切好。面包上的果酱也要让珍妮给他涂好,总之只要是珍妮能做的,珍妮都抢着做了。
    就是她还不至于直接给领主喂饭,她觉得这样有点尴尬,而且领主一定也不喜欢。
    这样照顾了领主几天,珍妮就有点不耐烦了,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领主夫人了,怎么可以只照顾自己的丈夫,而不去照看宝库里面的珍宝。
    但是蓝胡子完全没有要起床活动活动的意思,每天都让珍妮把食物端到房间里面去。
    因为他的胡子又长出来了一点,所以珍妮又在心里叫他蓝胡子了,只是珍妮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头发不是蓝色的,他的胡子却是蓝色的,这难道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不过好像蓝色的头发也是很奇怪的,她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谁有蓝色的头发,只有金色,棕色,红色,黑色,这几种发色好像还挺常见的。
    好吧!即使他有蓝色的头发,也不能为他的相貌加分,只能是增加他的怪异之处,所以纠结了一会,想到自己身上还有着女巫的血脉,自己也是很奇怪的,珍妮也就不再抓着这个问题不放了。
    本来以为他受伤了,两个人就相安无事的分房睡,只是这次珍妮都换好了寝衣,准备睡了,居然有侍女过来说领主找她,让她去领主的房间里面。
    珍妮觉得有点奇怪,不过怕蓝胡子真的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所以珍妮衣服都没有整理就赶紧的过去了。
    结果就看到领主正悠闲的坐在床上吃苹果,还是很漂亮的红苹果。那鲜红的表皮和香味让珍妮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珍妮十分想给他一个白眼,然后回去睡觉,但是现实中她就只能乖乖的走过去,还要耐心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结果珍妮刚刚到了床的旁边就被领主拉着上了床。
    “你的伤还没有好!”怎么可以做这样需要用力的动作。
    “嗯!所以今天你主动。”
    “啊?”珍妮十分想问什么叫做她主动,话题是怎么转到这里的,这是要和自己做爱的意思吗?
    珍妮觉得无措的同时她又觉得有些莫名的羞耻,所以她只是跪坐在床上,十分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手,完全不像是愿意主动的样子。
    她绝对不会说她不知道怎么主动。
    “过来。”
    珍妮偷偷的看了他一眼,乖乖的凑近了他,领主轻轻的抚弄了一下珍妮的红发,然后他的手插进了珍妮浓密的秀发里面,看着她红的像最耀眼的晚霞的头发在自己指间流淌,真的是很让人动心。
    珍妮只是专注的看着她,因为他还从来都没有这么轻柔的对待过自己,所以珍妮觉得有种奇异的让人心跳加速的感觉。
    他让珍妮感觉到疑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