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两个人骑马的时候突然就从路边冲出来一个人,乱糟糟的头发,乱糟糟的衣服,还有扭曲的神情,把珍妮吓了一跳。
    而且这个人明显是冲着领主来的,还喊着一堆明显是骂人的话,因为他的口音有点奇怪,所以珍妮没有听出来他具体在说什么,不过很快这个人就被领主的侍从给拉走了。
    珍妮有点害怕,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愤怒的失去理智的人,她并不害怕强大的敌人,她十分的害怕疯子,因为敌人再怎么恐怖做事也是有理可寻,疯子可就不一样了,谁都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大人,这是怎么一回事,您和这个人有什么过节吗?”珍妮还想问一句您准备怎么处置他,但是又觉得自己问了之后,领主肯定会不高兴,她就识相的没有问太对。
    不过仅仅是这一个小问题就已经让领主大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这个人是自己第几任妻子的兄弟他已经不记得了,以前他对于这样的挑衅都是毫不在乎的,今天不知道是为什么却觉得有些烦躁。
    珍妮这好奇的样子更是火上浇油,他还从来都没有像这么一刻是这样的讨厌珍妮的好奇心。
    只是这并不是珍妮的错,他虽然脸色不好,也没有平白无故的就和珍妮发火。
    “有些过节,我们回去吧!”说完就骑着马掉头走了,弄得珍妮一头雾水。
    看着他的背影,珍妮真的是一肚子的火。
    尤其是看着仆人都跟着他回去了,更加生气了。
    气归气,他们都回去了,珍妮自然是也不能再在外面游荡了,要是不小心再遇到什么野兽,自己这小命还要不要了。
    到了城堡里面,女仆扶着珍妮下马,小马也被仆人牵回到马房去了,珍妮进了大厅,也没有见到领主,珍妮有点奇怪,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本来她还生气不准备去找领主的,但是珍妮对领主的担心还是占了上风,她还没有见过这么反常的领主。
    珍妮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找领主。
    结果在城堡的书房里面看到领主正在喝酒,银色的,有美丽花纹的酒杯有种哥特的美感。
    珍妮看到这个样子的领主,只能想到自己上次被领主灌醉的情景。
    她马上就不自然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烧。
    不过她还记得自己这次来的任务,想问问领主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只是看领主这个样子,珍妮觉得自己估计没有什么作用了。
    领主看起来不像是需要心理安慰的人。
    领主已经注意到珍妮,正认真的看着珍妮,无声的询问珍妮为什么来这里。
    珍妮犹豫了一会,还是准备随便找个理由,把现在这种情况随便的敷衍过去:“我,我来找本书看看。”
    这个理由真的是挺烂的,珍妮虽然不是那种庸俗无聊的贵妇人,但是她可不怎么爱看书。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真诚一点,她还去书架那边随便找出了一本书,只是很不巧,她拿的这一本书并不是英文书,上面的单词她一个都不认识,这就十分的尴尬了。
    珍妮也不能马上把书给放回去,这样自己肯定就露馅了,只能硬着头皮拿着书,准备会自己房间里面去。
    领主并没有管珍妮拿了什么书,而是把酒杯放了下来,让珍妮到他那边去。
    珍妮觉得领主有点莫名的危险,但是她想着领主今天的异常,觉得自己还是顺着他一点为好,就走过去了。
    珍妮走过去就被领主拉着坐在自己的腿上,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和珍妮接吻,带着酒味的舌头闯进了珍妮的嘴里,酒精和领主的气息刺激到了珍妮,珍妮觉得自己有些晕乎乎的。
    不过这次珍妮并不像是以前那么的羞涩,而是轻轻的含住那闯入者,她这个样子像是一头温顺的小鹿,即使知道前面是危险的大灰狼,但是这迷途的小鹿却是一点退缩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有种献身的无畏感。
    珍妮觉得这个吻更多的是给她心理上的安慰,但是对于领主来说却不是那样的,领主已经隔着珍妮的衣服开始揉捏珍妮的胸的。
    他觉得珍妮的胸好像慢慢的变的更大了,这让领主意识到珍妮现在还在发育中,就是不知道经过男人滋润的珍妮以后会发育成什么样子的尤物。
    酒精,想象,和珍妮甜蜜的味道,让他领主的欲望迅速的复苏,他揉弄珍妮胸脯的动作也变的粗暴而充满情欲。
    珍妮根本就受不住这样的热情,她全身发热,口腔里面也不由自主的分泌出更多的液体,这些液体都被领主吞咽了下去,而珍妮也被迫吞咽了不少领主的唾液,这种以前觉得有些难以承受的亲密,现在珍妮已经接受良好了。
    领主粗暴的把珍妮压倒了沙发上,他把珍妮的一条腿挂在了沙发靠背上,珍妮的另一条腿垂在沙发的边缘,这样的姿势让珍妮觉得有点别扭,而领主接下来的动作真的是有点吓到了她。
    他把珍妮的丝袜扯了下来,直接亲上了珍妮白皙的小腿,然后顺着那骨肉匀称的小腿亲到了珍妮的大腿。
    珍妮已经意识到领主要做什么了,她想阻止领主,但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而且她内心深处还有一点不想反抗的意识,好在珍妮的裙摆盖住了领主的上半身,这样她看不到领主,其余的感官却更加的清晰了。
    那样温热湿软的感觉就像是一把温柔的绳索紧紧的拴住了自己,她想挣脱,但是被领主压制住了,让她觉得自己像是待宰的小羊羔。
    等领主亲上珍妮的花朵的时候,珍妮马上就软的不行了,他嘴唇和舌头的柔软好像是传递到了珍妮的身上,她也变得像是一瘫水一样了。
    她的下面的小口里面不停的流水,就像是领主和自己接吻的时候,自己不由自主的分泌出唾液一样,只要是他,珍妮的身体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他能主宰自己的快乐和痛苦。
    而那条热乎乎,肉呼呼的舌头往小穴里面钻的时候,珍妮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是也被领主钻了进去。
    她那神秘的花园被那条邪恶的舌头搅得一塌糊涂,好像是最娇嫩的玫瑰经历过了最凌厉的大鱼,她流的水多的领主都不能完全的吞咽,这样还不够,领主开始轻咬那娇嫩的花朵,好像是在吃着美味大餐。
    珍妮已经大脑空白的呻吟了起来,垂在沙发旁边的那一条腿已经难耐的在地板上摩擦起来了,好像这样能缓解她的难耐一样。
    领主加重的动作让珍妮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吃掉了一样。
    所以的快感堆积到一个极点,珍妮紧绷的身体一松,下面喷出了一股水流,来不及离开的领主被喷了一脸,领主被没有生气,而是从珍妮的裙底出来,看着躺在沙发上只知道喘息的珍妮,粗鲁的擦了一下自己的脸就开始解开了腰带。
    他拉着珍妮的腿,让珍妮的小穴清晰的呈现在他的眼前,珍妮小穴上的阴毛也是红色的,当领主把自己的东西送进珍妮的身体里面,他黑色的阴毛和珍妮暗红色的阴毛相接又分离,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而肉体接触的啪啪声,摩擦的水声,还有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和神医,在这满是书的书房里面谱出了情欲的乐章。
    一开始珍妮还记得这里是书房,还有些克制,后面珍妮完全忘记了两个人所在的地点,只有忘情的呻吟和媚叫。
    好在一直到两个人完事,也没有人来打扰她们,这让后知后觉的珍妮送了一口气,要是让城堡里面的仆人知道自己和领主白天在书房里面乱搞,估计珍妮会一段时间都不想见到任何人。
    就是现在,珍妮看着沙发上的一片狼藉,她还是觉得有点懊恼,只能自己把沙发罩掀了起来,准备拿到自己的房间再交给女仆去处理。
    领主没有阻止珍妮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两个人这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让他的心情都好了不少,甚至还愿意放过今天那个突然出现的疯子,这可真的是他少见的仁慈了。
    那个人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一小袋的金币,领主觉得他是再也不敢回来了,就把这件事情完全放在了脑后。
    他和珍妮的关系也一直很不错,之后他在城堡里面举办了好几场宴会,而珍妮除了和自己跳舞之外,就再也没有理过其他的男人,这虽然让她在一众的贵妇之中显得十分的奇特,但是却让领主觉得十分的高兴。
    他甚至亲自吩咐管家去给珍妮做了许多的漂亮裙子还给珍妮买了不少的珠宝首饰。
    这也算是误打误撞的投其所好,珍妮收到这些礼物的时候十分的开心。
    她从来不是那种可以平白无故的接受别人的东西的人,就算是自己的丈夫也不行。珍妮给出的回报就是在晚上的时候,不论领主有什么要求,想让她摆出什么样子的动作,珍妮都十分的配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