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这样的温顺,满足了领主的独占欲和控制欲,领主对珍妮的喜爱又多了几分,同时他心里的不安也多了几分。一开始他觉得珍妮会像自己以前的妻子那样受不了外界的诱惑而堕落,现在他不知道珍妮这样的忠贞程度会保持多长时间。
    珍妮现在是如此的年轻,她有太多的时间了,她的人生充满了太多的变数,他并不能知道未来的珍妮是个什么样子的。
    但是他不能因为可能的未来而去伤害现在的珍妮,他只能惶恐的和珍妮相处,生怕她会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
    因为他知道,珍妮一旦改变,自己绝对无法容忍她,但是想到自己失去珍妮后的生活,领主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痛苦,珍妮和他以前所有的妻子都是不一样的,就算是自己的第一任妻子也没有珍妮的万分之一重要。
    只是有些事情是无法掩饰的。
    这天珍妮刚刚躺在床上,就被一阵声音给吵醒了,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直硕大的老鼠。要是一般的贵妇估计早就尖叫着晕了过去,但是珍妮可不是一般的人。
    她马上就开始找工具,准备和这只老鼠大战一场,只是等珍妮找到了自己挂在墙上的箭,老鼠就跑了出去,珍妮拿着钥匙就出去追。
    她还想着这只大老鼠不论跑到那个房间里面,自己都有钥匙,她就不信自己还抓不到一直老鼠,珍妮觉得自己可是手刃大灰狼的人,对自己十分的有信心。
    她一直追着老鼠跑,都没有注意到这只老鼠好像是故意在引诱她去一个房间一样,等珍妮打开一扇房门,一下子用弓箭射中了那只大老鼠的时候,她才察觉到自己所在的房间的异常,从门外透过的微光,让珍妮看到了老鼠的尸体,同时也看到了其他的尸体。
    死亡的味道直接让珍妮吐了出来。
    她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要离开这里,但是她才转身就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领主拿着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珍妮的身后。
    这唯一的光芒带给珍妮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她不由自主的转了头,一屋子的尸体让珍妮再次干呕了起来。
    “我说过不许到这个房间里面来。”
    珍妮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领主,不知道他突然说的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一阵寒风吹过的时候,珍妮才意识到那是他离开家的时候对自己说的话,城堡里面有一个房间是不能进的,那个时候的自己根本就没有多少兴趣,这个时候的自己会发现这里也是个意外。
    但是发生了的事情就是发生了,谁也不能假装一切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这里面是什么人?”
    “你不是已经都猜到了。”
    珍妮想到蓝胡子的许多任的前妻,她觉得有液体从自己眼眶里面滑落,但是她的心又好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她无意识的问了句:“你要杀了我吗?”
    珍妮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领主拿着的蜡烛忽然熄灭了,走廊里面的微光也没有了,好像世界都归于了黑暗。
    明明珍妮的手里有着弓箭,但是她却不想也没有做什么。
    她觉得自己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但是她却是这样的消极态度,甚至连一丝的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蓝胡子没有对珍妮动手,而是把珍妮抱上了楼,珍妮觉得他们好像又回到了刚刚结婚的时候,他的每一次的进入都让珍妮觉得痛苦不堪,本来前几次的性爱珍妮都会源源不断的流出那些滑腻的汁液。
    但是今天的珍妮却干涩的就像是一片沙漠,只是蓝胡子没有放过珍妮而已,两个人在互相折磨。
    珍妮在不停的流眼泪,不知道是因为生理上的痛苦,还是因为心理上的痛苦,或者二者兼有之。
    领主想擦掉她的眼泪,想让她不要再哭了,只是让她流泪的人还不是自己,所以他只是近乎暴力的插干着珍妮,不让自己理会因为珍妮的泪水而变得痛苦的内心。
    这一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但对于没有得到一点快感的珍妮来说,每一分钟都像是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领主射精离开之后,珍妮只能脱力的躺在床上。
    第二天珍妮就发现自己被软禁了,昨天的时候,珍妮对整件事情的发展还没有多少的感触,但是今天她彻彻底底的明白了,她的生活将不同于以往了。
    以前没有金银珠宝的时候,珍妮觉得金银珠宝才是她最喜欢的东西,是她最重要的东西,但是现在被软禁了之后,珍妮才知道原来她还有比财富更重要的东西,她的自由。
    只是珍妮并没有激烈反抗,就算是蓝胡子这么的对待珍妮,珍妮在心里还是想要保护他的。
    要是自己把事情闹的人尽皆知,那么蓝胡子肯定难以逃脱被审判的命运,不管他因为什么原因杀了那么多任妻子,在所有人的眼里,他都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最后等待他的就只能是上绞刑架。
    珍妮知道他应该接受惩罚,但是珍妮无法接受他会失去生命。
    因为处于矛盾之中,珍妮罕见的觉得身体十分的虚弱,就算是蓝胡子不囚禁她,珍妮有可能都无法走出房门。
    不过两个人都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他们两个人都必须做出选择。
    在珍妮还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之时,她的考验就开始了,这一天她的窗户旁边停下了一只乌鸦。
    在乌鸦开口说话之前,珍妮都没有注意到它的奇特之处。
    “哦!看看这可怜的姑娘,你的脸色是如此的苍白,你的头发是如此的干枯,可怜的姑娘你遭受了怎样的厄运。”这只比普通乌鸦要稍微大一些的家伙,一边说话一边挥舞着翅膀,十足的演说家。
    珍妮一开始还有点惊讶,但是她马上就接受了这一奇异现象,毕竟她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谁在见过会说话的骷髅之后,都不会对一只会说话的乌鸦感到诧异了。
    “你是我曾曾祖母的宠物吗?”
    “哦,美丽的小姐,你的智慧可比不上你的美貌,我可是一位自由的绅士,当然了红发女巫是我的好朋友,我十分的乐意为她做些事情,不知道美丽的小姐有什么消息要传递给您的曾曾祖母吗?”
    现在珍妮的确是只能请自己的曾曾祖母来帮助自己了,她只能厚着脸皮说自己想去曾曾祖母的森林里面居住,想请曾曾祖母来接自己一趟。
    也许在自己结婚的那天,自己就该跟着曾曾祖母走,而不是选择继续这段婚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