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红发女巫已经十分的迅速,在珍妮拜托乌鸦传递消息的第二天晚上,红发女巫就出现在珍妮的窗前,这次她的出场方式不再像一个贵族小姐,而是十足的女巫范,她骑着扫把,穿着斗篷。
    不过她的美貌依旧。
    和她相比,躺在床上的珍妮简直就是病入膏肓的人。
    红发女巫刚刚进屋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曾祖,我没事,就是想去您的森林参观一下。”
    红发女巫才不会被这么一个小把戏给骗了:“看来小可怜你是发现了你丈夫的真实面目了,我还以为你会更早的发现。”在红发女巫第一次到这边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城堡里面的死亡气息。
    但是红发女巫并没有阻止她的婚姻,因为这一切都是这位珍妮自己的选择,而且人类的死亡,在女巫漫长的生命里面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红发女巫本来想着以后发生什么事情都自己无关了,等知道自己这个曾曾孙女有危险的时候,红发女巫还是来了。
    反正女巫的话有的时候是完全不可信的。
    红发女巫已经自己找个地方坐下了,珍妮看着她一脸平静的样子,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泪流满面了。
    红发女巫皱了皱眉头:“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我替你去杀了那位蓝胡子,你就是他财产的继承人,到时候你就是这片土地的领主,你想做什么都可以,第二是你跟着我去森林里面,永远都不再踏入人类的社会。”
    红发女巫刚刚说完,珍妮马上就反驳了一句:“您不能杀了领主,他对待自己的子民很好,我没有办法成为一位领主。”
    红发女巫有些无奈:“那你就和我去森林里面,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你已经怀孕了,而且你的孩子继承了我们女巫的血统,你要是不想去我的森林,我也可以把你送到我们家族的领地,不管怎么样,到时候孩子都不能由你抚养。”
    珍妮无法消化这个消息,她根本就没有做母亲的准备,毕竟她还是那么的年轻。但是她并没有怀疑红发女巫的话。
    她还来不及承受自己即将成为母亲的喜悦,就要问出“为什么我不能和孩子在一起。”这样残酷的问题。
    “你和我生活在森林里面,孩子自然是要从小学习女巫的魔法,你根本就没有资格教导这个孩子。族人是不会让你抚养孩子的,不过你要是选择住在人类国家,还是可以由你把孩子养到成年,再学习女巫的技能。”
    她想留下来,自己的曾曾祖母就会杀了领主,要是离开,自己就要和这个还没有任何迹象的孩子分开,珍妮从来都没有觉得选择是这样痛苦的一件事情。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珍妮哭的像是一个孩子一样。
    其实还真的有,红发女巫完全可以在珍妮身上施加一个咒语,让人类没有办法伤害到她,这样就不用担心领主会伤害到珍妮了,珍妮也可以继续和领主生活在一起,也不用和孩子分开。
    对于红发女巫来说,领主做的事情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因为在女巫们看来,人类要比他们更加的低级,蝼蚁的自相残杀并不会让人类特别的关注某一只蝼蚁。
    只是红发女巫一向觉得自己姐姐选择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就是个错误,现在她可不希望姐姐的后代还这么的愚昧。
    珍妮哭了快一个晚上,她才做了一个决定,她准备和红发女巫一起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喜欢上了蓝胡子,没有任何的理由她就喜欢上了这个人,即使他手染鲜血。
    或许在自己一开始做决定,准备想方设法的嫁给蓝胡子的时候,她就已经把自己的命运交到了蓝胡子的手里。
    决定之后,红发女巫给珍妮喝了魔药,她马上就恢复了健康,在让女仆通知了领主之后,从那天开始一直消失不见的领主也出现了。
    在看到红发女巫的时候,领主本来开心的表情也变得阴沉起来,他本来以为是珍妮要和自己和好了,她不计较自己做的事情了,现在看来是珍妮要离开自己。
    要是没有红发女巫的时候,领主还能继续的软禁珍妮,还能强制的不让珍妮离开,只要珍妮还在自己身边,只要自己还能看见珍妮就好。也许有一天珍妮会愿意原谅自己的过错,原谅自己这个人,两个人可以过上和以前一样的生活。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在他的控制中了,他所设想的一切都没有办法发生了。
    领主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女巫是任何人类都不能随意招惹的存在。
    因为红发女巫决定晚上带珍妮走,所以珍妮和蓝胡子还有一个白天用来道别,红发女巫去森林里面探险去了。
    “你要跟她走吗?”
    珍妮看着领主并不英俊的脸,努力的保持自己表面的镇定:“对,我要跟着她走。”即使以后会和自己的孩子分离,珍妮也不愿意眼前的人失去生命。
    “留下来不行吗?只要你不背叛我,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们以前相处的不是很好吗?我们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的,你要是不喜欢这个城堡,我们可以去另外的城市生活,你会喜欢我的生意的。”
    现在珍妮才知道,自己在心里已经原谅他了,只是一切都太晚了,她找来了自己的曾曾祖母,所以要为自己的做法付出代价,他不能死。
    “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
    珍妮说完这句话就忍不住流泪了,而蓝胡子也安静了下来,两个人都无言以对。
    蓝胡子也终于得到了他的惩罚,在自己以为自己可以得到幸福的时候,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个假象。
    两个人这一天还像是平常一样,在下午茶结束之后,两个人还去城堡外面散步了,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这么平静的走过一段路程,风景很美,空气很好,一切都很好。
    只有两个人的心并不像是美好的风景一样,所以再美的风景对两个人也没有任何意义。
    到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好像是都很平静一样,领主已经让人把珍妮的东西给收拾出来了,很多,对于红发女巫来说却不是个难题,她直接把所有的东西都装进了自己的袋子里面。
    蓝胡子就站在城堡的大门前,看着红发女巫牵着珍妮一步一步的往马车边走去。
    在即将登上马车的时候,珍妮忽然跑了回去,抱住了蓝胡子大哭了起来。
    蓝胡子除了抱着她,根本就做不了什么,在红发女巫想过去把珍妮带走的时候,她被一只巨狼和骑在狼身上的骷髅给阻挡住了。
    这下子轮到红发女巫翻白眼了。
    “我亲爱的小姐,您出门怎么可以没有管家的陪伴。”
    “咳咳,我只是来办一点小事。”
    “亲爱的小姐,我认为让一个还没有出世的孩子远离他的父母可不是一件小事。”
    红发女巫想了一下自己把眼前的骷髅头敲碎的可能性,只能无奈的叹气了。
    “好了,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管了。”
    珍妮和蓝胡子都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变故,在确定红发女巫不会继续捣乱之后,管家走到了珍妮的身旁,给珍妮戴上了一条项链。
    “亲爱的珍妮,这条项链会保护你和孩子的健康,等到孩子十五岁的时候,家族里面会有人来接小巫师去学习巫术。”
    珍妮有点发傻,就连蓝胡子也愣住了,他还在呆呆的看着珍妮的肚子。
    最后是珍妮哭着抱住了蓝胡子。
    而红发女巫则被管家和小可爱拉着离开了,当然了在离开之前,管家还不忘让红发女巫把珍妮的东西还给从袋子里面拿出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