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怀上反派大佬的崽儿》作者:秃发二叔【完结】
    文案:
    辛牙穿进自家太太的狗血文里,成了打酱油男N号,不小心怀上反派男二的娃,于是剧情开始不按大纲走,人设一个个崩塌。
    生下孩子,辛牙准备跑路………
    凶狠小学鸡曲霸总:别走,孩儿他妈,你敢走一下试试,我现在就和娃一起哭给你看!
    这理直气壮的语气是个什么事儿?辛牙迷的直抠脑壳,他不就是为了给娃断个奶么……
    被成功哄骗回去带娃的辛牙后来细细品了品,后悔不已。
    早知道当初就任由小学鸡哭了,使劲儿的哭,鼻涕眼泪混成团的嚎啕大哭都不该回来!
    谁特么想隔几天就腿软腰酸啊,技术还烂的扑街!
    排雷,请仔细阅读哦~
    1.攻是古早人设,可能引起不适
    2.佛系受,没啥上进心
    一句话简介:霸总他不按套路崩人设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辛牙、曲时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凌晨一点多,辛牙捧着速溶的热咖啡窝进懒人椅中,桌上亮着的屏幕桌面是胖知发来的大纲详情。
    胖知是辛牙带了五年的作者,作为胖知的编辑,辛牙对他从一开始的稚嫩作品到现今的油腻作品只有四字评论——狗血真香。
    这不,又出了本狗血原耽文《夺爱》,看完大纲,辛牙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了多年前,还是古早网文那会儿,不然怎么一股子古早味。
    且不论男主受和男主攻的相爱历程,就反派男二攻的强大和各种手段,看了都叫人起鸡皮疙瘩,可男二攻家庭美满幸福,从小接受的是最优等的待遇和教育,又是高冷禁欲性冷淡的人设,怎么着也不像是能做出囚禁这种事的人。
    但偏偏就是他横刀夺爱强抢了主受,把人关在自家各种过后,又搞垮主攻公司,以为这样就能彻底霸占主受,结果主攻后期强大起来把他搞下去,不仅救出主受还将他送进监狱,最终被判了无期徒刑,主受和主攻皆大欢喜。
    “真是狗血,这种套路网络上一大把,胖知也不怕被人攻击抄袭。”不过也正因为是老梗,或许大家只会觉得雷同,因为网络上太多一模一样的套路,对于这一点是否抄袭的界定就会变得模糊。
    敲开和胖知的对话框,把一些问题提出来之后又建议他想想新鲜元素,而非走这种世界大同的路线。
    胖知回复很快,估计一直在等辛牙的反馈,但是那边也就回了一个“嗯”,过了会儿才输入“谢谢编辑,辛苦了”。
    看到那句话,辛牙笑了笑,回复对方:臭小子,真要谢我就好好码字。
    点击发送,辛牙伸了个大懒腰,喝完咖啡刷好牙,终于能钻进被窝了,电热毯已经预热,掀开被子一股子暖热气扑面,打完哈欠,他裹着被子躺了进去。
    夜已深,加湿器配合着时针的嘀嗒转动,床上的人渐渐熟睡。
    “痛……”做了个奇怪的梦,辛牙吓得激灵了下,迷迷糊糊有点意识了又感觉浑身酸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身上,令人窒闷喘不过气,有个地方难受的爆炸,他嘤嘤出声,猛地被那变调的奇怪声吓得睁开眼。
    以为是幻听,眼睛睁开,一道模糊的身影闯入眼帘,是个没穿衣服一直晃来晃去的男人,自己好像也在跟着晃动…晃的脑子暂时有片刻混沌,慢慢地,眼前逐渐清晰。
    辛牙看清了对方的脸,不得不说,五官很深邃,尤其是那大双眼皮下黑黝黝的瞳仁和厚薄始终微抿着的嘴唇,说不出的致命性感,活了二十九年,作为宅男老处男一族,这种颜一般只在网络或者电视里见过。
    正沉溺在美色之中,男人对上了他的眼,下一秒俯身,捉住了辛牙的唇。
    以为是在做梦,惊讶了几秒,遂又想到是梦,便放任了自己的意识沉溺其中,等到再次醒来,全身上下没一处不酸不痛。
    他扭过脑袋,旁边睡着个男人,光溜溜的背对着他的脸,辛牙愣了几秒,猛地惊坐而起,盖在身上的被子顺势滑下,不小心牵动了股沟处的难言之隐,他不敢置信的低头一看,吓得只想捂脸撞墙。
    胸上零散几片红色,下半身什么都没穿,屁股的异样感尤其强烈。
    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一定是在做梦!”辛牙掐了把大腿,有真实的疼痛感。
    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在他一脸懵逼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些零散的陌生记忆片段一股脑涌现,那是不属于他的记忆。
    辛牙抱着脑袋静坐了许久才回过神,不是做梦也不是幻想,事实是他穿书了,穿到了胖知的狗血小说《夺爱》里,成了打酱油的男n号辛牙,一个出场连正脸镜头都不配拥有就领便当下线的路人甲。
    记忆里,他的名字是辛牙,绪城大学教科学院的大二学生,昨晚被室友尤霁闻带去酒吧玩,原主被灌了点酒,找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酒保,刚好有个男人在酒保旁边,洒出来的酒水溅了那人一身。
    男人阴沉着脸没说话,原主可能是看他脸色吓人,率先开口问西装赔多少钱,男人打量着原主默了半晌报出六位数,原主本身是个胆子小的人,家里穷,怎么可能赔得起,男人看他犹豫半天不说话,紧接着说了句“赔不起没关系,和我睡一晚,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