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抚着加速的心跳,辛牙揉捏了下发烫的耳垂,又不是十几岁的孩子,不就是被抱了下么,至于这么紧张……可曲时儒那一下真的太苏了,朦胧的睡颜软萌软萌的,这谁顶得住!
    辛牙捂脸,太没出息了,明明讨厌他的。
    寒假很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辛牙放了假,但是曲时儒还要管理公司,年关将近,公司也越发繁忙,曲时儒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有时候忙到太晚太累直接睡在了公司。
    绪城一整个冬天都陷入了白色世界,隔三差五下场大雪,身为南方人甚少见过雪景的辛牙看了个够。
    早早地起了床,辛牙坐在窗边摸着宽松毛衣下鼓鼓圆圆的肚子发了会儿呆,昨天曲时儒没回家,很少微信来往的两人第一次聊了不少,曲时儒叮嘱他穿厚点,想吃什么和李阿姨或者阿七说,无聊了就找尤霁闻或者朋友们聊聊天。
    有一瞬间辛牙生出自己是被圈养的金丝雀的想法,又恍惚觉得和曲时儒的这种相处模式还不错,可下一秒又恢复清明看着偌大的客厅跌入现实之后嘲笑自己的天真。
    他们之间不过是利益关系罢了,曲时儒重视的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而自己要的只有他的钱。
    真是单身寂寞久了,得了几分温暖就涌出这么些白痴不切实际的想法。
    下午尤霁闻和立吏要过来煮火锅,李阿姨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材料,辛牙闲着无聊,等李阿姨收拾完厨房回去,便开始收拾各种食材。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按照南方的习俗,过年之前亲戚家人们要提前吃团圆饭,辛牙没有家人,从来没吃过什么团圆饭,每逢过年都是自己做一大桌饭菜,一边看春晚一边吃年夜饭,一个人吃不完就搁好几天继续吃,反正冬天饭菜不容易馊。
    今年呢?
    今年还是一样的吧,反正都习惯了。
    怎么穿个书还非得是孤儿身份啊,真是不容易。
    做了十来个蛋饺,炸了两盘酥肉,切着土豆片听着菜刀敲彩板的声音,辛牙突然顿住,看着干净整洁的厨房、看着偌大的客厅,孤寂一瞬间袭上心头。
    果然房子小也有小的好处,等孩子生了,拿到钱选房子的时候买个五六十平米的吧,反正一个人住也不需要多大的空间。
    切着切着,眼前变得一片模糊,辛牙用手背抹了把眼睛,低声骂道:“这土豆怎么也跟洋葱一样辣眼睛啊,真是受不了。”
    孕期情绪容易跌宕起伏变得敏感,肯定是怀孕导致的,这么想着,辛牙吸吸鼻子切完了剩下的两个土豆。
    尤霁闻和立吏买了很多的保健品和各种零食。
    辛牙开门的时候眼睛还有点红,立吏一眼便看了出来,问他眼睛怎么回事儿,辛牙用没睡好的借口敷衍了过去。
    尤霁闻以为来早点就能大展一下身手,结果看到厨房台上码的整整齐齐的肉食和各种蔬菜,忍不住为辛牙鼓起了巴掌,赞叹道:“小鸭,你将来一定会是个好老婆……不是是好老公。”
    辛牙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有可能吧。”
    几个人在饭厅摆好碗筷,尤霁闻尤其积极的按照辛牙的指令开始起锅热油,因为孩子的关系,三个人做的鸳鸯锅。
    很快香味四散开来,陆陆续续烫起了菜。
    立吏看了眼辛牙的肚子,问他:“你下学期是不是要休学?”
    辛牙喊着土豆片含糊不清的点点头。
    “生了孩子再回来呗,我哥会请保姆带孩子的,到时候你就专心学习。”尤霁闻笑眯眯搭腔,都已经在想象辛牙和他表哥未来的美好生活。
    辛牙敛眸,没有搭腔,孩子生了之后,或许……
    尤霁闻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吃着突然摸出手机念念有词:“唉忘了给我哥拍个视频,他这么辛苦的工作,不馋馋他怎么行。”
    何止视频,拍了不少照片,每一张里边都有辛牙。
    曲时儒收到消息的时候刚好开完会,解开静音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从身边过的经理和董事会的一些人纷纷瞟向了他。
    秘书和助理见他停了下来在看手机,不由跟在身后没敢动作,助理小心翼翼的瞥着曲时儒,撞见他嘴边的笑,心下微微吃惊,和秘书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回了办公室,尤霁闻又发来几条消息,问要不要给他留点晚上回去可以舔舔锅底,过了会儿又提建议让辛牙给他送点去,顺便增进彼此的关系。
    这个提议不错,曲时儒不得不承认有那么几分心动,可这天儿下了雪太冷,天寒地冻的,辛牙怀着身孕还是别折腾他了。
    掐灭了残余的丁点念想,曲时儒把注意力和思绪放回工作上,光之影传媒目前在和他们谈投资。
    光之影传媒是小叔曲睿的公司,带一层关系在上面按理而言谈合作更方便容易,不过曲时儒是商人,商人着重把利益放在最前头,尽管也会讲讲情面这种东西,可若是没有利润,情面也就只是一层薄纸。
    桌旁边的手机在曲时儒认真办公时铃声响了,来电显示:辛牙。
    毫不犹豫的接通电话,无声的润润喉过了半晌,曲时儒才开口:“喂,什么事?”
    辛牙看了眼满脸笑意的尤霁闻,顿了会儿才试探的问:“抱歉,打扰你工作了,我和立吏还有尤霁闻在家里弄了火锅,你吃饭了没?”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