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还没,刚开完会,不饿。”其实开会之前吃了点东西。
    “你公司有微波炉的吧,要不待会儿我给你送点火锅?菜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刚才霁闻说你今天出门穿的少,让给你带两件厚外套是吧?”辛牙正说着,就见尤霁闻咬紧筷子冲自己挑了挑眉头。
    曲时儒刚想说没有少穿衣服,突然反应过来尤霁闻这是在帮自己,想说的话在舌尖打个转又咽了回去,说:“嗯,好像还有点感冒了,霁闻开了车,待会儿他送你。”
    “嗯好,你先忙,我们很快就吃完了。”
    见助攻得力,尤霁闻笑的老奸巨猾,催着立吏赶紧吃,立吏当然虽然呆板木讷了点,人也不是傻瓜笨蛋,这么会看不出他在打什么算盘,默默埋头大吃。
    简单的收拾了饭桌,辛牙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套上宽大蓬松及膝盖弯的黑色羽绒服和专门的孕夫裤子,这才进了曲时儒房间。
    同居这么久,这还是辛牙第三次进他的房间,一如既往的灰暗色调,简单明了又整洁,房间里有股淡淡的香味,辛牙很喜欢这个味道。
    他去衣帽间取了件厚重的呢子外套,想了想又拿了条围巾,用袋子装上和尤霁闻他们去取车。
    有人来接立吏,倒是省了多跑一趟,靳温邺的车停在路对面,驾驶座车窗半敞,侧脸温润的男人指间衔着几乎燃尽的烟搭在窗边缘,看到立吏,他摇下了正面窗,笑容深邃而宠溺,目视珍宝一般。
    立吏上车前回过头和辛牙挥挥手,嘴角挂着鲜少的弧度,那是发自内心的幸福和开心。
    辛牙呵了口雾气,也挥挥手,两辆车很快错开。
    尤霁闻看着后视镜里消失在转角的奔驰,难得的没说话,可是那眼里又分明压抑着什么。
    “小鸭子,你说错过的东西还能回来吗?”无厘头又十分没来由的疑问句打破车厢的寂静。
    “嗯?错过的东西?你错过什么了?”辛牙敏感的察觉到了尤霁闻的不对劲。
    尤霁闻握紧了方向盘,自嘲的勾勾嘴角,“没什么,一个小学妹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世界还很美好,多看一眼是一眼
    第49章
    尤霁闻的任务是送辛牙,送达即完成, 至于他怎么回去, 这就得看他哥了。
    知道辛牙要来, 曲时儒亲自和前台打了招呼如果有个叫辛牙的人找他, 直接通行,所以辛牙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曲时儒的办公室, 彼时曲时儒正装着很认真的阅览文件, 直到敲门声响起才压下开心说了声“请进”。
    秘书打开门, 微笑着对辛牙做了个“请”的手势, 辛牙被她热情的微笑盯得耳根发烫,硬着头皮回以一笑进了办公室,身后的门被秘书唰一下合上。
    辛牙看了眼紧闭的门, 转过身,曲时儒已经来到了跟前, 吓得他险些把饭盒扔他脸上。
    “曲总你走路不带声儿的吗?”辛牙翻了个白眼,把饭盒递给他。
    曲时儒接过饭盒, 顺便拿过了装衣服的袋子, 伸手想扶他在边上坐下, 辛牙看出他的意图, 小声嘟囔道:“我还没到走路需要搀扶的地步。”
    说完跑到了落地窗前伸了个懒腰。
    曲时儒无奈,宠溺的看着他的背影, 随之想到辛牙生完孩子,两个人的关系就此结束,又多了几分怅然,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等辛牙转身,他立马恢复了面无表情的做派。
    “谢谢。”
    辛牙耸耸肩,笑道:“曲总客气,我来给你送东西也是有件事和你商量。”
    “什么事?”曲时儒边拆饭盒边问。
    辛牙看着窗外萧瑟的景色,“下学期麻烦帮我办一下休学,生了孩子以后,我可能不回去继续上学了。”
    曲时儒的动作一顿,以为自己听错了,反问:“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不回绪城大学继续完成学业?”
    辛牙点点头。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反正有了钱,那张毕业证也没了用处,我又何必再花费时间在那上面。”其实是怕忍不住、割舍不下孩子,现在他就生出了不把孩子给曲时儒的念头,生下来之后恐怕更加无法克制。
    曲时儒一时无言,不明白辛牙为什么会这样想,明明之前他还很重视自己的学业、在意自己的毕业证,怎么突然就转变了想法?
    “辛牙,你是认真的?”他走到辛牙跟前,认真的看着他的双眼。
    辛牙轻轻一笑,垂着脑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肚子,即使不想认真也必须认真,“是啊,认真的。”
    他不知道自己笑的有多勉强,曲时儒看在眼里,突然按住他的肩膀,抬起他的下巴让他直视自己。
    “辛牙,我喜……”
    “叩叩,曲总,时爱小姐来了,唉,时爱小姐您等一下!等等!曲总的办公室还有客——”
    说到一半的话卡在嗓子眼不上不下的感觉着实难受,再次面对辛牙那双澄澈的眼睛,曲时儒一下泄了气,正要松开按在他肩膀上的手,门被人拧开了。
    门里门外大眼瞪小眼。
    秘书一脸懵逼的瞪大了眼,对于眼前戏剧性的一幕不知当退出还是做个隐形人,只恨张珂助理不在的一天就发生这种事。
    “你先去工作吧,谢谢你了。”曲时爱回头笑眯眯的对秘书说道。
    秘书扯着职业假笑点点头,关上门踩着高跟鞋离开了这个略显混乱的现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