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到曲时儒这么说,最高兴的莫过于老太太,她急忙推着曲时儒让他赶紧回去,笑的很是和蔼:“你怎么不带回来给我们看看,那孩子也是绪城本地人?是你之前说的那孩子吗?明天大年初一,如果他也在绪城,带回家咱们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奶奶也想看看是个怎么样的孩子。”
    曲时儒无奈,回握住老太太枯瘦的手,道:“我们还没在一起,可能还要过一段时间。”
    “那你得抓紧了,”大嫂沈禾笑眯眯的看着他,“奶奶经常都在念叨你,想你赶紧带对象回来。”
    “嗯……我,尽量。”
    .
    回到盛名学府已经是下午两点半,在路上的时候打辛牙的电话没人接,曲时儒隐隐不安,用最快的速度到家,开门见他只是睡着了,手机开的是静音,这才松了口气。
    他睡得很熟,估计在他脸上用力亲一下都不会醒吧,想着,曲时儒真亲了亲辛牙的脸颊,没敢真的用力,蜻蜓点水式的吻。
    这一下并未让他感到满足,起了贼心后倒是壮大了胆子,曲时儒的指尖拂过辛牙的柔嫩唇瓣,绵软弹性的触感刺红了眼,他慢慢俯身在辛牙的唇上轻轻地啄着咬着,一下又一下,直到心满意足为止。
    辛牙似乎没有被他弄醒,曲时儒摸出外套衣兜里的藏蓝色礼盒,里面躺着一个款式简单的男士银戒,正是辛牙无名指的尺寸。
    套上去非常契合,这让曲时儒倍感愉悦,盯着白皙手指上的戒指不由莞尔,温柔又呵护的握住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怕辛牙在沙发睡得不舒服,小心翼翼地将他抱回了房间。
    关门声隔绝了外界杂音后,床上的人缓缓睁开双眼,没有睡醒的朦胧惺忪,意识清明的不像刚刚睡醒的样子。
    在曲时儒回来的时候,辛牙已经醒了,他以为曲时儒要在曲家待到年后,毕竟那里才是他的家、有他的家人,以外的是今天就回来了,还没来得及多想,那人已经走到了沙发旁,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一直没动静,辛牙也只好继续装睡,结果这一装,竟然会有意外收获。
    辛牙撑着床慢慢坐起身小心翼翼的扶着肚子,赤脚地毯上,手指抚上嘴唇,刚才曲时儒他是亲了自己?还有左手无名指,上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如果没感觉错的话,曲时儒往那里套了戒指,也许是怕自己问所以取掉了。
    曲时儒他……辛牙按紧心口,手心所触之处带来的跳动比平时更快更强烈也更鲜明,他明白那是什么感觉,却无法辨别是否一时的冲动。
    曲时儒真的太反常了,不管是今天的举动也好,还是上次在公司对曲时爱说那番话也好,都很明确的昭示他不同寻常的态度,对了——上次在公司,他想对自己说什么来着?
    下午五点半,一直不见辛牙的动静,曲时儒怕他睡太久晚上睡不着,去房间找他,却见他不知何时醒了,正在看书。
    “什么时候醒的?”曲时儒敲敲门,进了房间。
    辛牙伸了个懒腰,“早醒了,你怎么回来了,不在家过年么?”
    “别看了,我切了点水果,先去吃。”曲时儒抽走辛牙手里的名著,“这里也是我的家,在哪儿过都是一样的。”
    他的话让辛牙愣住了,他说这里也是家……不知怎么的,辛牙心里有些难受和酸涩,他揉了揉眼,“那可不一样,有家人在的地方才是家,没有家人的地方不过是个住所。”
    “你我不是家人吗?”曲时儒突然反问。
    辛牙错愕的对上他认真的双眼,想起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忍不住张了张嘴,问:“曲时儒,你是不是——算了,没什么。”问不出口,如果不是,岂不是自取其辱。
    “辛牙,”曲时儒半跪在他的跟前,毛毯在膝盖下略微变型,他拉过辛牙的手掌十指相握,这是非常暧昧又亲密的动作,“其实从你住进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你看做我的家人,你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我为一开始对你的所作所为感到抱歉,让你受伤和难受是我的错,虽然可能你会觉得很可笑,不过我真的无法再忍下去了。”
    “辛牙,我喜欢你,我想珍惜你疼爱你保护你,”曲时儒执起辛牙的手,在他意识清醒而非睡着的状态下放在唇边轻轻浅浅啄着,小鸡啄米似的,“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吗,说来你可能不会信。”
    表白来的突然,辛牙毫无准备,震惊到完全无法相信曲时儒此刻说的话,他呆呆的问了句:“什么时候?”
    曲时儒的脑袋靠在他腿上,温柔的抚摸着辛牙圆滚滚的肚子,侧着脸含笑仰视着辛牙的下巴,“是在酒吧,第一次见到你。”
    那不就是一见钟情?不对不对,原著里曲时儒喜欢的可是卓琢,怎么会对辛牙一见钟情?辛牙陷入了怀疑,曲时儒该不会是在捉弄他吧?
    好吧,看着曲时儒诚恳到明晃晃的眼睛,辛牙有那么几分相信了他,或许原著归原著,而当自己来到这个不明的神奇空间后,扭曲了一定的剧情走向,才会让所有的一切发生巨大的改变,又或当旁人率先出现在曲时儒跟前引起了他的注意,剧情和人设都会出现一定变化。
    不管这个是他辛牙还是别人。
    想到这里,原本被曲时儒搅混乱的心绪刹那恢复平静,也就是说,不管是谁之于原著男主卓琢前面出现在曲时儒面前,曲时儒都有可能喜欢上他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