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让辛牙有苦难言的是,曲时儒的技术是真特么烂到家了,每次都弄很久才完事儿。
    写完论文的这天晚上,辛牙一直躲在书房不肯回去睡觉,书房的门被他反锁着,曲时儒过来敲了好几次,辛牙死活不开,一直找借口说论文没写完,写完了会回去睡觉,结果到了十一点半,曲时儒见人还没回房间,又来敲门。
    “鸭鸭,该睡觉了。”曲时儒站在门外,不知道辛牙在里头搞什么,一篇论文也不至于从七点写到十一点半吧。
    直觉告诉他,辛牙藏着事儿,难不成学校里有人看上了他家鸭鸭,可是一直跟在辛牙身边的阿七和尤霁闻并没有反应这个情况,还是说心情不好?
    辛牙知道不可能整个晚上都躲在书房,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他和曲时儒有一周没做了,明天又是星期六……
    愁眉苦脸的开了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辛牙脸色越发难看,犹豫着还是开了口:“那个,今晚我想睡客房。”
    曲时儒一听,抱着胳膊仔细观察辛牙的脸色,反问:“为什么要睡客房?”
    辛牙躲开了他的探视,看着地板小声嗫嚅:“就今天一晚,想一个人睡…”
    “嗯?难道你不想和我睡了吗?你厌烦我了吗?不喜欢我了吗?”曲时儒拉住他的手,睁大了眼,小狗似的,一连串问题问的辛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不是,”妈的,曲总什么时候学会撒娇卖萌了,太可爱了,辛牙忍不住别开眼,压下嘴角疯狂的笑意,轻咳几声又说:“唉,好吧,回去睡觉了。”
    曲时儒咧嘴一笑,眼尾都是愉悦和得意。
    招架不住曲时儒别样撒娇法的辛牙在被抱进浴室的时候,后悔不已,他不该这么没立场被曲时儒牵着鼻子走,这一身的酸痛都是自找的。
    和曲时儒泡在浴缸里,辛牙猛地咬紧牙,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得委婉的让曲时儒知道他的技术真的不行,会死人的。
    曲时儒坐在辛牙的身后,给他捏着肩膀,“鸭鸭,你是不是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我执意要孩子。”
    “嗯?”不知道他为什么提起了这个话题,辛牙顺势点头,确实挺好奇的。
    “因为我可能生不出孩子。”说着,精壮的胳膊环上辛牙。
    辛牙觉得这说法很奇怪,“你本来就生不出孩子啊,你一个男人怎么……”好像也没立场这么说。
    曲时儒苦笑,“不是,是我的精子存活率不高,前几年在医院检查过几次,医生说是我的生活习惯不好导致的。”
    “啊?我看你生活习惯挺好的,作息时间也很规律,怎么会?会不会是误诊?你一直在同一家医院检查的?”
    曲时儒点点头,“嗯。”
    “后来都没检查过吗?还是检查结果一样?那有调理过吗?”
    “每年都会做全身体检,都一样,调理后就好了。”
    “哈?那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调理好了为什么还执着孩子?辛牙不解,遂一想曲时儒都快30岁了,会想要孩子也是正常的吧……
    “是为了奶奶,大哥和大嫂都是刑警,两人没有考虑生孩子,老三又一直定不下来,所以得知你怀孕的时候,我才会那么强硬的要你生下来,抱歉,是我太自私了,只为自己考虑,没有想过你的感受。”现在想到在手术室焦急等待的几个小时,曲时儒都还心有余悸。
    “算了都过去了,明天还要去看星儿,赶紧洗完抱我出去,都是你,我现在动动胳膊都很痛!”
    曲时儒赶紧赔笑给他揉肩捶背。
    然而说着要委婉告诉曲时儒他的技术烂到家的辛牙在几天后的某个早晨再次受到了非人折磨,当天下午,曲时儒回曲家接回孩子,发现别墅空空如也,辛牙不知道去了哪儿消失的无影无踪,问保姆,保姆说来的时候就没看到辛牙。
    打电话没人接,发短息没人回,孩子交给保姆后,曲时儒在别墅里找翻了天只看见卧室的枕头底下搁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曲时儒你一个人过去吧,老子不干了忍受不了了,你的床技真特么烂的不能再烂,世界上最烂!
    曲时儒瞬间黑了脸,颓败的坐在床边开始反思,难道他的技术真的不行吗?
    尤霁闻的公寓里,辛牙包了满嘴的零食,快速的按着游戏手柄。
    尤霁闻无奈的盘腿坐在沙发里,“小鸭鸭,你真的不回去吗?我哥都已经打了二十多通电话来了。”
    辛牙很坚定,虽然是一时冲动留下了那种气死人的纸条,但他也是真的想让曲时儒改改自己一上头就停不下来的性子,不然现在回去只会再遭毒手。
    “不会,等你哥想好了我再回去。”
    话刚说完,门铃声响了。
    尤霁闻看看辛牙,辛牙看看紧闭的门,扔下手柄飞速冲进尤霁闻的房间,隔着门缝给尤霁闻使了个眼色让他别说自己在这。
    “OKOK。”
    来人果然是曲时儒,他面无表情的抱着正在喝奶的小星星,自顾自进屋不带丝毫感情问尤霁闻:“小牙呢?”
    躲在房间里的辛牙紧张的捏着出了汗的手心。
    尤霁闻下意识朝房间那边看了眼,耸耸肩道:“不知道啊,他不在我这儿,你俩怎么了?”
    曲时儒没有回答,往尤霁闻看了眼的房间走去,停在门口敲了敲门,也不管里面到底有没有,低声说:“小牙,我已经反思过了,抱歉原来一直以来你都承受着这样的痛苦。我以后不会再那样了,你能不能出来,我们好好聊聊,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好好的去改。”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