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七月初七乞巧节,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人们期盼长久的分离后,即使短暂,总有相逢的时候。可对于明月,面前汹涌起伏的江水是无边的银河,她的郎君不会再来与她团聚了。
    长长的江堤边,明月孑然一人,痴痴迎风远望,山川相缪,郁乎苍苍。
    正书那晚滂泼大雨中匆匆来去后,不过几日,重庆城陷落,这消息似风一般刮到了他们暂居的小村落。
    “城里的兵都战死了,几乎没的人活下来…呜呜…”报信的人边呜咽边讲述。
    长久以来最恐惧发生的事悄然而至时,明月并未悲恸流泪。她接着等待正书回来,哪怕那点期待像案桌的油灯,火苗微弱摇曳,却整日整夜燃亮不熄。她等待,伴着熟悉的脚步声,他出现在门前,虽疲倦不堪,仍脸带微笑地喊她,”月儿。“
    在明月的记忆中,那几日似乎被强行抹去一般,所剩寥寥。
    记得深夜时分听到响动,一身血w的陈叔倒在门口,他看着跑出来的明月,声音虚弱模糊:少爷…….送你们回汕城“只说了这一句后,他昏死过去。
    记得听到吱吱绝望的嚎哭,陈叔只撑了两日就去了。他一直昏迷不醒,只在弥留时睁眼看了看吱吱和孩子。男人眼里涌出泪,满是不舍,眼神却渐渐黯淡下去。
    又过了两日,等待愈加无望,明月想正书可能永远不会归家了。看着吱吱在陈叔的新坟前跪拜上香,烟雾袅袅中,她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把我的夫君带回来,他要有一处安息之地,不能变成孤魂野鬼。“
    她要往重庆城去。明晃晃的大太阳照着成片的油菜花,身后吱吱哭着劝她,城里都是元兵,太危险了,小姐。吱吱怀里的孩子跟着不停地哭。是啊,吱吱还有陈叔的孩子,自己一无所有,无可羁绊。
    城门口和城里随处可见佩刀巡逻的元兵,迎面碰上,有些人不怀好意地打量她。她漠然扭头,并未畏缩。到处打听去哪里寻得正书的尸首时,每个问到的人都告诉她,
    “娘子,你来晚了,尸首都烧了。”
    “在江边烧了整晚,江上都是他们烧的灰,看着心酸啊。”他们瞅着她,一脸同情。
    按他们所指,明月踟蹰走到江边。正书在哪儿啊,只有白露横江,水光接天。江浪轻轻地冲刷黑色的礁石,攘来熙往,不知疲倦。
    明月跪坐在江滩,在涛声中无声地哭出来。
    哭到月明星稀,她蜷缩在江岸岩石边,半睡半醒地迎来了破晓天明。
    明晃晃的大太阳又照了她一整天。现在渐渐的晚了,天光从蓝色变成粉红色,然后,又变成了奇特的灰紫色。太阳渐渐西沉,掉进绚丽的晚霞中。
    潮热的江风迎面吹来,明月发鬓被吹得凌乱,风直直扑到眼睛里,眼里发疼。江面涨潮了,浪翻滚着拍打在堤坡,溅起大片水花,水花散落处似乎有人在哀叹,低声倾诉。
    “正书哥哥,你在那儿吗……”
    她缓缓挪动步子,两日滴水未沾,粒米未进。她觉得脚下发软,腹内作痛,走得离江浪越来越近。
    身后有人喊她“小娘子,干嘛呢?”一只大手掐住她的肩。
    沈子逢骑马沿江慢行,一路行来江水碧绿,晚霞似火,难得看到与前人诗中所描述的美景:“落霞与孤回鹜齐飞,答秋水共长天一色”。
    不远处江边两个元兵正与一个年轻女子拉扯。进城以来元兵奸淫劫掠虽不多,然屡禁不止。沈子逢厌烦地瞥一眼。
    马越跑越近,视线里女子挣脱出一个元兵的搂抱。一只袖子已被拉破,露出一截白嫩的上臂。她踉踉跄跄朝前跑,衣衫随风飘动,映在霞光里,飘然若仙。
    沈子逢和身后的护卫嗒嗒的马蹄声此起彼伏,b他现在的心跳还要慢得多。他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觉。
    一念之间,他从堤岸上跑过他们,女子落在他的视线之外了。
    猛然记忆深处的一扇门被打开,这么猝不及防,以至沈子逢没有深想,他猛勒马缰绳,掉头快跑回去。
    短短的一会儿功夫,女子已经侧躺在地上,双膝蜷缩着细细呻吟。两个元兵围着她有些不知所措。
    “大人,我们什么也没做,这个娘子自己摔倒就这样了。”看到沈子逢带着侍卫疾步走到女子身边,眼神寒厉,吓得两个人腿一软,赶忙跪地解释。
    明月听见男人的声音轻呼她的名字,“明月。”她努力想睁开眼,小腹的坠痛越发撕心裂肺,依稀感觉到一双手臂伸过来,轻轻抱起她后,她失去了意识。ρò㈠8ɡν.νιρ(po18gv.vip)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