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明月昏迷时看诊的大夫半夜又被请回来,他原以为才诊过的病人出了大事,不想只是小娘子不信自己有孕。
    老先生实在气闷,却不敢得罪沈大人。耐心为明月答疑解难。
    她腹中胎儿已有三个多月,端午后她以为来了月事,应是她和夫君不知有孕,仍然多次行房所致的见红。这次的见红凶险之极,先止住血就好。
    “娘子忧思过甚,身子虚弱,若不是底子还好,这次胎儿就保不住了。”
    “娘子要每日卧床休息,不可乱动,躺上一个月把胎养稳了才行。”
    “汤药一日三次,除此之外还需食补,娘子你不吃,肚里胎儿也吃不上。”
    花白胡子的大夫絮絮叨叨,明月怔怔地点头,悲喜交加。她心里烦乱如麻,天无绝人之路,给心如死灰的她留了这个孩子,她和正书朝思暮想的孩子。只是想到前路漫漫,不知她在这时该如何走下去。
    大夫终于走了,明月憋了许久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房间四周一片沉寂,大夫刚才问诊时床帏放了下来,子逢看不见明月,只听到她在帘后压抑的啜泣呜咽声,他的眉头蹙起。
    “你的夫君呢?”他隔着帘子问她。
    明月抽泣了一声,哽噎着,“我找不到他,尸首都没有了。”
    子逢默了默,“他可是之前守城的,城破后没回去。”
    “嗯“明月哽咽,点了点头。
    “你在这里还有其他家人吗”他轻声接着问。
    明月停下抽泣,隔着帷帐他的身影模糊,她犹豫着不想说出吱吱。“没有了。”
    男人不说话了。只有明月的啜泣声时有时无,穿过布帘在房中回荡。
    为了明月身体的缘故,门窗紧闭,房内闷热,子逢忍住开窗透气的欲望,走回明月床边,挂起半边帘子坐下。明月哭得鼻尖红彤彤,他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脸。
    明月侧脸想躲,没躲得开,大手落在她小巧的脸颊上,来回轻轻抚摸,抹去她眼角滑落的泪水,却一直抹不完似的。
    门外有人轻叩房门,沈子逢放了手,站起身走开几步,“进来。”
    女仆把煎好的药送进来,候着明月乖乖地喝完后,低头敛目退出房。
    子逢垂眸,掩住了眼里的神色,沉思了一会儿。他走回来低头看着明月,“大夫的话你也听到了,你现在不适宜移动,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先养好身子。”
    正书死于元兵之手,他是他们的一员,可他又算是救过她,现在收留她是帮她还是有所图,脑中闪出许多想法,明月眼中迷茫,又一脸戒备的样子。
    还像个小孩子,子逢抿唇等她怎么回。
    “这是你的卧房吗?“明月喏喏问他。
    “这不是我的卧房。”子逢又气又笑,“还是在担心我欺侮你,你现在这幅病怏怏的样子,倘若半夜来爬我的床,我也是敬谢不敏。”
    明月被他嘲红了脸,却不知道自己现在落在他的眼中,其实是楚楚动人,惹人怜惜的。
    她攥紧了拳,羞愤地怼回去,“那大人还不回自己那里,呆着不走作甚”
    子逢面色一僵,他盯着明月久未出声。然后一声不吭转身朝门口走。走到一半又回身,面无表情,声音冷淡,“我们入城时还抓着了十几个宋兵,把你夫君的名字告诉我,我明日去问问看。”
    明月喜出望外,连忙说了正书的名字与生辰。子逢点点头记下。
    他又站了稍顷,嗓音低沉,b刚才温和了些,“你莫哭了,对胎儿也不好。”说完又转身往门口走。
    “沈大人”明月看他开了门,忍不住开口叫他,男人回过头,皎洁的月色洒落在他头顶肩头,照出了他的英姿俊朗。
    “多谢—”明月虽声音轻微,却无比清晰,语气慎重诚恳。
    ————————
    作者表示很寂寞,没有留言,没有珍珠,我写得很差吗?
    我是很需要鼓励的;虽然水平所限,写文速度龟速。但我放弃了刷剧玩手机购物吃饭的时间,给各位写文解闷消遣,来点掌声,好不好嘛===ρò㈠8ɡν.νιρ(po18gv.vip)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