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等待中,短短一日似被拉的漫长,令人无可奈何。明月躺在床上,听着窗外鸟语蝉鸣,听着房内下人轻轻的脚步声,一趟趟的,有给她送药,送新做的衣衫的,送三餐,送补汤的,终于等到斜艳西下。
    子逢匆匆赶回府,已是要掌灯的傍晚时分。不知明月是否还在睡着,他放轻了步子走进来。
    静谧的房内,女子正半靠在床头,仰脸望着帐顶发呆,柔美而娇弱。
    这一刻,他的心既静且软。
    子逢轻咳了咳,明月听见声音回过神,正书有消息了吧。她满是期盼去看他,入眼却是他那一身刺眼的元军戎服,也许元人看来威武,而她只觉得陷入噩梦。她不由自主把头扭过一边,身子缓缓坐直。
    明月看到他时那一闪而过的厌恶的眼神,子逢收入眼底。他停了步,就站在原地,脸上虽不动声色,人却沉默着,一言不发。
    两人僵了片刻,明月叹口气,先开口唤他,“沈大人安好。”
    子逢“唔”了一声回应,明月垂头始终不看他,“大人可有我夫君的消息。”
    “我问过了,那些宋俘里面没有这个人。”他寥寥一句话答得简单,没有讲他还挨个详细盘问那些宋俘,是否认识王正书此人,或是有他的消息,只可惜一无所获。
    明月并没有太过失望,本就是镜花水月,等待后的失望她也慢慢习惯了。
    她抬眼触到子逢的眼神,他正皱眉紧盯着她,她把视线悄悄挪开,“沈大人费心了,明月在此谢过。”
    她谢完他后便沉静地坐着,一根食指无意识在茜色的丝被上摩挲,好像房中再无他人。
    沈子逢x中的火越烧越旺,他冷哼了一声,转身大步离开,房门被他带上后哐当作响。沈子逢不知自己心里这股莫名火从何而来,道不清,说不明,就是觉得憋屈。
    夏夜微风拂面,如意正坐在廊下乘凉,看见沈子逢一人踱步进了院,她的心不由怦怦地跳起来,忙起身去迎他。
    沈子逢坐进那张凉椅,把如意抱到自己大腿上,他往后静静靠着,神态疏懒地眼眸半阖。
    如意今晚才敢正眼看他,男人眉眼英气,鼻梁高挺,应是才沐浴过,头发还带着湿气,身上散着香胰子的味道。高大的身躯把那椅子撑得满当当的。如意偷偷看得面热心颤,又喜又怕。
    “昨晚叫丫头找我过来,你有何事?”。子逢突然开口问她,他那时正守着昏迷的明月,让下人打发那丫头回去了。
    “回大人,昨天是乞巧节,如意打了香包想送给大人。”如意动了动,含羞低语。
    “哎呀,”如意在他腿上挪挪身子,迟疑着想要下来“香包搁在房内,如意去给大人拿来。”
    子逢拉住她的手,轻声呵斥,“乱动什么,要把我蹭硬了。”
    他引她的手按到自己小腹下方。隔着一层布料,如意触碰到半软半硬的异物,微微发烫,她手一抖,猛缩回去。
    子逢挑眉,抬身搂过羞红脸的女孩,手从她的领口伸进去,扯着里面的裹x,“请我过来只是送香包吗?”他慵懒地笑,裹x被他扯下扔在一旁。隔着凉薄的夏衫,一对嫩软的乳房隐约显出。
    子逢眯眼瞧着这幅春光,脑中却浮出昨夜明月的样子,她穿着他的贴身亵衣,露出两只雪白的r,两颗粉嫩的乳头。想到这个,他的手指发痒,两手去掐如意的乳头,花蕊般的乳头在他指间又挤又按,又扭又掐,变得樱桃般挺翘。
    如意x上又疼又麻,垂眸看着自己的乳房被男人的大手肆意玩弄,不由嘤咛出声,“大人,轻点,嗯——”
    子逢把如意的乳头玩得红肿发硬,可指尖烦痒未解。听着如意猫似的哼哼,对上她似水的眼眸,眼前偏偏闪过的是明月厌恶的眼神。
    他一手托起她的下颚,另一手开始撕她的外衫,“如意,上回念你初次疼得厉害,我没尽兴。”布帛撕裂的声音在静寂的院内让人听得惊心,“这次你请我来,可要把我伺候舒服,晓得吗?”
    沈大人的嗓音低哑,带着一丝不明的火气与危险,沈大人的眼底泛红,盯着如意,见她顺服地点了点头。ρò㈠8ɡν.νιρ(po18gv.vip)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