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晚子逢来的早,天还未暗。明月的房内一室芬芳,几支桂花插在瓷瓶中,枝叶碧绿,淡h的桂花半开半合,香气馥郁。
    子逢进来时,明月正坐在外间榻上要用晚饭。看了看菜色,厨房按着他的吩咐,是几碟清淡精致的江南菜。他正好晚饭还没吃,下人不敢怠慢,忙着给他也端了一份上来。
    这些日子来明月胃口好了许多,人更丰润了,肤色越发显得白皙剔透。
    明月与他对坐,仍是寡言少语。今日有一道桂花糖藕,切得薄薄几片泡在红色的汤汁里。明月显然十分喜欢,盘子很快见了底。子逢不喜甜食,自己那碟只用了一箸,他轻轻把那白瓷碟子推过去,
    “你既喜欢这个,这里还有。”他看着明月微笑,“只这个是糯米做的,吃多了会积食,不能贪吃。”
    明月看上去一脸为难,想拒绝那碟糖藕,又实在想吃的样子。子逢心里偷笑,觉得刚吃下的那片糖藕跑到心口去,那里又甜又腻。
    明月抵不过美食引诱,声如蚊呐红脸谢他,“晓得了,谢谢沈大人。”
    子逢边吃饭边从眼角余光看过对面,明月又夹起他的碟子里最后一片藕送入口中。这片藕上的汤汁太多,淋淋沥沥,一滴红汁浸染在她的唇瓣上,殷红水润。
    他盯着明月的唇,看起来那样鲜美。他忽然生出种强烈的冲动,想要舔一舔那滴红色。这种冲动让他浑身灼热,他端起手边的茶大口灌下去。明月奇怪地瞟了他一眼,圆圆的眸子乌黑明亮,不知道有多招人。
    他终于忍无可忍,伸手去摸她的唇瓣。明月猝不及防,被他一只手扣住了下颚。
    她扭头想挣扎出去,子逢声音暗哑,“别动,脸上脏了,我帮你擦。”
    他一只手的大拇指摸上她的唇瓣,明月慌乱不已,红唇微张,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男人的大拇指在女孩那嫩软的红唇上摩挲,怎么能有这么软的唇,他不敢用力,小心翼翼地擦着那点红。
    “好了。”他的声音哑得不行,松开明月的下巴,隔着桌子给她看他拇指上的红色,一块血迹似的暗红。
    明月长睫颤微微,“哦,谢谢.”她的声音又细又小,听在耳中,猫爪子一样抓得子逢心痒痒的。
    他没办法再吃饭,全身的血液都冲到那一处,下腹的阳具似乎要爆裂,叫嚣着想冲出身上的束缚。子逢突然站了起来,看也不看明月,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色渐暗,被风吹了吹,身上的燥热似乎没有刚才那样厉害,刚刚他简直是落荒而逃。
    沈子逢头一回这样狼狈。头一回只是看着一个女子的嘴唇,他就冲动到想要扑上去,抱住明月,使劲亲她的嘴唇,把那柔软细嫩的唇瓣吻得血红。撕开她的衣服狠狠地操她,把自己肿胀的阴精埋进她的身体。
    如果她现在没有怀着孩子,如果她不是现在身体不能行房,老大夫嘱咐告诫过他。子逢在院内踱步,脑中胡思乱响,身体上的紧绷让他急于纾解。
    如意正与奶娘在房内坐在桌旁喝茶闲聊,听到院里有动静,刚站起身,就见子逢大步走了进来。
    他扫了一眼奶娘,沉声道,“出去。”
    奶娘满心忧虑地看了如意一眼,无奈地躬身行了礼,低头退出屋去。
    子逢一把抓住如意的胳膊将人拽到怀里,然后便听“咔哒”一声关门的轻响。
    他盯着如意的红唇,一手搂腰,一手揽肩,朝她吻上去。
    如意的嘴唇虽然娇软,他两唇相贴辗转,可这样也无法解去心中饥渴,心里分外烦躁起来。
    如意多日未见到子逢,今日见他来,人像是怒气冲冲,她心里暗自忐忑,却突然被他揽进怀里亲吻。同房了这么多次,身子都被他玩遍了,这是他第一次亲她的嘴唇。
    如意双眸紧闭,听着男人粗重的喘气声,闻着男人身上略带汗味的气息,心口又甜又酸。
    蓦然间他的唇离开了她,她转过身子被男人压得俯趴在了桌上。她的裙子被撩上去,亵k也被粗鲁地撕开,身后子逢放出自己勃起的巨物,一只手按着她的手扶住桌,另外一只手扶着自己的整条阴精,找到了位置,捅了进去。
    “啊—”如意吃疼,火热的肉刃冲进紧闭的穴口,顶着巨大的阻力勉强捅入整根,男人吸了一口气。
    太紧了,里面又干涩,子逢皱起眉头,按着她的腰,开始慢慢抽插了起来。随着越来越重的撞击,桌子和桌上的茶盏哐哐作响,听得让人心惊,怕那杯碟被摔砸在地上。
    快到顶点之前,子逢拔了出来,快速地用手撸动了几下,紧紧抱着如意的背射在她的后t和大腿根。
    整好了衣袍,看如意还趴在桌上眼眸阖起,子逢凑过去低头在她细白的颈上轻轻吻了一下,转身走了。自始至终,他一句话也没跟她说过。
    门上“咔哒”轻响后,室内恢复了平静。除了屋内还未散去的淫靡的味道,好像从未有人来过。如意阖眼静静趴着,泪水从眼角不停涌出,红木桌上很快地聚起了一片深色的水迹。ρò㈠8ɡν.νιρ(po18gv.vip)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