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缠绵的结果是,师音差点迟到了。
    她的节目是晚上10点到午夜12点,但是主持人需要提前到场。一是因为要提前熟悉稿子,万一稿子有问题也好及时修改;二是因为偶尔会连线特殊嘉宾,也需要主持人提前准备。
    以前师音总是不到8点就到了,现在却越来越晚,领导有些不满意,逮着她今天差点迟到的事,批评了几句。
    师音低着脑袋乖乖听领导训话。
    虽然挨批评了,心情却仍是飞扬的,脑海中时不时浮现两人厮磨的情景,便像偷吃糖果的小孩,抿着一嘴蜜似的甜,又不敢叫人知道。
    下班时,女同事笑着问她:“师音,你是不是谈恋爱啦?”
    师音愣了愣。
    对方又调侃道:“你今天的声音快甜死个人咯。”
    师音不好意思的摸摸脸,细声解释:“可能是因为……快发工资了,心情比较好吧。”
    同事没有疑心,朝她摆了摆手,“下班啦,我要走了,你也早点回家休息。”
    师音:“嗯,明天见。”
    等同事走了,师音忍不住再次捧住自己的脸,傻乐了一阵:“我谈恋爱了?……我恋爱了……我……恋爱了……”
    和我最喜欢的人,恋爱了。
    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啊~
    ……
    第二天,师音早早起来,下楼买早饭。
    然而她实在太开心了,尽管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早晨,她却萌生了想要庆祝一番的念头,于是买完早饭之后,看见旁边一家花店正好开门营业,便走过去,兴致勃勃的挑选。
    花店早上刚来的货,品种丰富又新鲜,师音越挑越多,不知不觉到了八点,她看到时间吓了一跳,担心陆明晖等太久,急忙付了钱,抱起自己买的大把花束匆匆往回赶。
    进门后,先把早餐和鲜花统统放到桌上,卸下所有负担,才去玄关处弯着腰换拖鞋。
    起身时她被男人冷不丁搂进怀里,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抵在了墙上,他的吻也随之落下。
    起初他没找准位置,吻在她脸颊上,后来又报复性的辗转到她的耳廓,略微用力的咬了一口。
    师音发出一声轻吟,男人的身体瞬间绷紧,低头封住她的嘴唇,呼吸交缠着,搅着她柔软的舌头,近乎放纵的吮吻厮磨。
    过了很久,终于结束,陆明晖仍不放开她,双手环住她的腰,下颚抵着她的发顶,低声抱怨:“你迟到了。”
    师音的脸红扑扑的,因为这个猝不及防的吻,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还在砰砰乱跳,还感觉到……感觉到他那里,硬硬的……
    “迟到了吗?我……我不知道啊……”她红着脸微微挣开,又被他更紧搂住。
    陆明晖恶狠狠道:“新闻八点钟开始,已经播了至少五分钟了。”
    师音忍不住想笑,“才5分钟嘛……”
    “不行,我1分钟也等不了。”陆明晖表现出稚气的一面,抱着她亲了又亲,像一个霸道的大男孩对所有物宣示自己的主权。
    师音被他亲得直笑,偏又推不开他,“哈哈……好痒,你别闹我。”
    陆明晖说:“今天你身上好香。”
    “不是我身上,是我买了花……”师音突然轻叫了声,“哎呀,我忘记买花瓶了。”
    她赶紧脱下拖鞋,重新穿上自己的软底单鞋,轻轻推了推陆明晖:“你去吃早饭吧,我下楼买花瓶,马上回来。”
    “你又要走?”陆明晖皱紧了眉头。
    “很快就回来,就在楼下。”师音笑着说,“我保证不超过10分钟,好不好?”
    陆明晖抱着她,不想分开。
    沉默片刻,他说:“我和你一起去。”
    师音愣住了。
    这是陆明晖失明之后,第一次主动提出要去外面。虽然只是去一个离家很近的花店,但仅仅出门这件事,对一个看不见的人而言就需要巨大的勇气。
    现在,陆明晖愿意为了她,去外面……
    师音心中有些感动,也为他肯迈出这一步感到高兴,双手握住他的手,温柔的说:“那我帮你换一身衣服,好不好?”
    ……
    陆明晖自己会穿衣服,但是需要师音帮他挑选款式和颜色,他穿了最简便的运动长裤和T恤,然后戴上一副墨镜,问师音:“这样可以吗?”
    师音端详着他的脸,“唔……头发好像有点长了,你等一下。”
    她在陆明晖的衣帽间里翻了翻,找出一顶鸭舌帽,踮起脚尖,盖在他头上。
    “现在好了。”师音勾住他的手,嗓音甜甜的说,“好帅的。”
    陆明晖嘴角微翘,又想亲她了,抬手触摸到一层薄薄的布料,愣了愣才意识到那是口罩。
    “戴口罩做什么?”他问。
    “噢……我有点花粉过敏症,戴口罩以防万一。”师音胡编了一个理由。
    陆明晖皱眉道:“有花粉过敏症还买花做什么,扔掉。”
    师音心里咯噔一下,结结巴巴的解释:“也没、没那么严重,在家里摆一些花花草草,心情会好嘛……”
    她真后悔,感觉像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陆明晖隔着口罩摸摸她的脸,不放心的问:“真的不要紧?”
    “嗯,花粉过敏是小时候的事了,后来觉得这样比较卫生,还能防晒,慢慢就习惯出门戴口罩了。”师音胡乱扯着理由。
    陆明晖终于不再追问,说:“戴着也好,最近几天会降温,免得被传染流感。”
    师音松了口气,一只手挎上包包,另一只手挽住陆明晖的臂弯,笑着道:“那我们出门吧~”
    陆明晖微微抿了抿唇,“……走吧。”
    师音能感觉到他的紧张。
    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接触外面的世界,保持一定运动量,对他的身体很重要。他不能一直把自己闷在屋里。
    师音让自己尽可能保持在发声的状态,告诉他该右拐了,告诉他进电梯了,告诉他再走几步有台阶……以免静默加剧他内心的不安。
    “有辆电动车过来了,速度有点快,应该是赶着去上班……前面有两个人在遛狗,狗狗看上去小小的,但是好凶哦,一直在叫,还好都牵着绳子……我们快出小区了,花店需要过马路……这里是人行道,有一层台阶……共享单车摆得真乱,我们绕一下……”
    陆明晖低低笑了笑,说:“音音,你不停的说话,不口渴吗?”
    师音:“啊?”
    “放心,我没那么脆弱。”他握住臂弯间那只小手,低声道,“只要你别松手。”
    师音有点害羞,总觉得他好像在说情话,撩得她心里一阵阵的发热。
    她逞强的掩饰自己的羞涩,用故作抱怨的语气说:“你是不是嫌我太吵?”
    陆明晖低笑出声,“怎么会?我还想让你录一份语音导航,以后我开车的时候,就能听见你在我耳边说ρο2○22.cοм┆(po2022.com)请沿当前道路继续向前行驶,前方有限速监控,限速60,音音将持续为您导航……”
    “你讨厌!”师音垫脚捂他的嘴,娇滴滴的发脾气,“不许学我的声音!”
    陆明晖:“哈哈哈……”
    一对母女与他们擦肩而过,背着卡通书包的小女孩问妈妈:“那个大哥哥和大姐姐,是不是在谈恋爱?”
    母亲尴尬的牵着孩子往前走,“快迟到了,别磨蹭。”
    师音满面通红,扭头埋进陆明晖怀里,捶他胸口,“都怪你!”
    陆明晖笑得更大声了。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