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陆明晖的呼吸早已乱了。
    他喜欢她的温良,喜欢她的柔软,喜欢她的声音,她的身体……她浑身上下,无一处他不爱。
    水流从蓬头喷洒出来,沿着身体曲线向下流淌,带着他的手指滑进她腿间的软嫩里,那里隐秘而湿润,引他低身蹲下,抬起她的腿。
    师音有些站不住,双手无措的抓住他的肩,心头乱跳,“别……陆明晖,你别这样……”
    “让我亲一下……”陆明晖低声哄她,“就亲一下,好不好?”
    师音满面涨红,说不出“好”字。
    但她的喘息声于陆明晖听来是一种邀请。
    淋浴房里安安静静,又似乎不是那么安静,温热的水流浇在两人身上,热的更热,湿的更湿……她在他的唇下战栗,齿间溢出无助而柔媚的呻吟,有些想哭,却不知道自己为何想哭,脚尖点不着地面,手指紧抠着他的肩背,她彷徨无依,犹如被掀到了惊人的骇浪上,只能哭哭啼啼的说不要,她不要了……
    陆明晖像是听不见她的求饶,他吻得用力而深入,直至将她送上浪尖最高处。
    ……淋浴房里安静下来,所有吟哦与急喘都融在了水声里。
    过    师音伏在他肩上,有气无力的打他一下,小声道:“你是不是蓄谋已久?骗我一起洗澡。”
    陆明晖笑笑:“我哪有?我分明是临时起意。”
    师音娇滴滴“哼”了一声,说:“反正你没安好心。”
    陆明晖说:“我要没安好心,你现在还能有力气跟我说话?”
    师音:“……”
    她能感觉到,他下面仍然剑拔弩张,明明都这样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下一步动作,也许,是觉得地点不合适?或者,是因为没有戴那个?
    虽然她没有经验,但是相关知识,还是懂一点点的。
    师音搂着他的脖子,凑近耳边轻声念叨:“不做了吗?”
    陆明晖顿时好笑,拍了她屁股上的软肉,道:“我为你好,你还不领情是吧?去把浴巾裹上,别着凉了。”
    师音笑着从他身上下来,赤着脚走到墙边拿浴巾,不知想到什么,又转身几步跑回来,抬头轻轻啄了下他的下巴,“那我先出去啦,你再洗洗。”
    陆明晖伸手要搂她,师音像是提前预料一样,笑嘻嘻的弯腰躲开。
    陆明晖笑:“音音你过来,我反悔了,我们做吧。”
    “才不要~”师音的声音清脆如铃,带着揶揄的笑意,遛出了浴室。
    隔着浴室门,她听见陆明晖在里头说:“跑得还挺快,下次让你下不了床,看你怎么跑。”
    她捂着嘴在门外偷乐,笑了一阵,才裹着浴巾去房间里找衣服。
    ……
    她从衣橱里挑了一件淡蓝色条纹的男士衬衫。
    衣橱门的内侧嵌着一面全身镜,没穿过男人衣服的师音在镜子前照来照去,玩心大起,还摆了几个造型,摆着摆着,忽然觉得镜子里的女孩好陌生ρο2○22.cοм┆(po2022.com)
    那个女孩是谁?她看起来好美,笑起来好甜,脸颊红扑扑,眼睛亮晶晶,就像藏着星星。
    师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甜甜一笑,决定身上这件衣服不还给陆明晖了,她要私吞!
    ……
    第二天,师音早早起床,陪陆明晖去医院复诊。
    天气晴朗,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车里,出租车司机眯起眼睛,懒洋洋的抻了抻胳膊。
    前面的车队纹丝不动,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后座的两人,语气散漫的说:“你们赶上早高峰了,估计还得堵一会儿。”
    “没事,我们不赶时间。”师音回道。
    司机点点头,不再说什么,打开收音机,开始播放一首很俗气的老歌。
    师音挽着陆明晖的胳膊,脑袋轻轻靠着他,想到即将和医生见面,心里有些茫然。
    她自然是希望陆明晖能好起来的。
    只是心里还没准备好……没准备好,自己该怎么面对复明后的陆明晖。
    真舍不得他。
    相处越久,就越舍不得,能不能不离开?……她能留在他身边吗?
    她看见后视镜里映出陆明晖俊朗的面庞,以及她戴口罩的脸,鬼使神差的,她伸手轻轻勾住边缘,将口罩往下拉……
    她想看看,自己的脸,和陆明晖的脸在一块儿时,是什么样子。
    手指慢慢往下拉口罩,露出一块略显暗沉的颜色,继续下拉,露出更多暗色的肌肤,和形状不均的斑点。
    师音不敢继续往下了。
    司机瞟了眼后视镜,目光狐疑。
    师音如同惊弓之鸟,飞快松手,垂下头不敢再往前看。
    她不确定司机是否看到了什么,但她此刻无比清晰的明确了一件事,那就是,她不能。
    不能和陆明晖在一起,不能让他看到这样的脸,她连坦然面对司机的目光都没有,又怎么能和他在一起?
    师音抿住唇,心里的酸涩一阵阵往外翻涌,下意识更紧的搂住陆明晖的胳膊。
    “怎么了?”陆明晖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捏捏她的小手,笑道,“我都不紧张,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师音没说话,心里的委屈劲儿还没过去,忍不住往他怀里钻。
    陆明晖抱抱她,佯装叹气:“唉~这么爱撒娇啊……放心吧,我会好起来的,之前医生说过,复明的希望很大,别怕啊……”
    师音在他怀里点头,瓮声瓮气道:“嗯……会好起来的。”
    陆明晖揉了揉她的头发,抱着她,心中只有满足。
    ……
    其实,他也会彷徨,会犹豫,担心自己真的变成一个瞎子,拖累自己喜欢的女孩,哪怕医生说复明的几率有百分之八十,可万一他就是那么倒霉,遇到那百分之二十,该怎么办?
    陆明晖实在无法接受噩运降临在自己身上。他一生从未做过恶事,工作上进,待人友善,年年爱心捐赠,几次无偿献血,他不敢相信上天要把自己逼入绝境。
    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一场考验,一次机会,命运之神关闭他的眼睛,是为了让他看见以前从未看见的美好。
    ……
    到医院后,陆明晖做了一系列检查。
    医生说他的恢复指数良好,可以预备接受第二次手术了,然后他们又查了查精通这方面的医生的日程安排,下周正好有时间,能排上号。
    一切顺利极了。
    以致于师音走出医院时,还有些恍惚。
    之前她总以为,哪怕陆明晖将来复明,她至少也能陪伴他一段时光,可她没想到,这“一段时光”,竟会这么短暂……
    下周就要手术了。
    而手术结束之后,24小时就可以拆掉绷带,恢复视力。
    这样算下来,她能陪在他身边的时间,竟只剩下八天……
    八天……
    “音音。”陆明晖亲昵的牵着她的手,“怎么不说话?……你的手好凉。”
    “啊?……没事。”师音回过神,勉强笑笑,“就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感觉好不可思议。”
    “是啊。”陆明晖很高兴,“还有八天,我就能看见你了。”
    师音轻轻咬唇,心里涩涩的,“……我不好看。”
    “好看。”陆明晖笑笑,低头找着她的耳朵,低声道,“声音……好看,身材也很……好看。”
    “陆明晖!”她羞恼的叫出他的名字,满面通红。
    陆明晖大笑,又道:“我说的是实话,实话都不让人说?”
    “你就知道逗我!”师音被他一闹,心里那点酸涩全都飞散,只想恶狠狠的掐这个男人的脸,“哼,坏东西!看我回家后还理不理你!”
    陆明晖拉着她的手说:“先不回家,我们找个地方逛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