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陆明晖拉着她的手说:“先不回家,我们找个地方逛逛。”
    师音微愣,惊讶的看着他,平时下楼散个步都需要她又哄又劝,今天居然主动要逛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叫了一辆出租车,陆明晖报了一个商场的名字,没过多久,两人就来到最繁华的商业街。
    师音紧张的握紧陆明晖的手。
    这种地方人多车多,台阶也多,实在不适合带一个失明患者过来。
    陆明晖却是神态轻松,牵着师音的手,让她带自己进商场一楼。
    一楼有许多化妆品专柜,还有几家黄金饰品店。
    师音看见玻璃展示柜里陈列着闪闪发亮的各种首饰,心里隐隐有了猜测,却有些不敢相信,然后她听见陆明晖口吻愉快的问:“音音,你喜欢黄金的戒指,还是铂金的?”
    “……我,我们回去吧。”她心生怯意,左右看了看商场里的人,小声说,“很贵的。”
    陆明晖无所谓的道:“买戒指而已,又不是买金条,能有多贵?你如果都不喜欢,我可以托我朋友去买钻戒,不在这儿买……”
    师音不愿意,“无缘无故的买戒指做什么,走啦,我们回去吧。”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买。”陆明晖顿了顿,认真说道,“也不是无缘无故,早就想给你买了,今天就当是为了庆祝,好不好,音音?”
    师音咬了咬唇,妥协道:“不许买贵的。”
    陆明晖笑着揉揉她的脑袋,说:“傻姑娘。”
    ……
    师音选了一对铂金情侣对戒,最简单的款式,只一个光溜溜的圈,没有任何装饰,但是她非常喜欢。
    买的时候一会儿嫌贵,一会儿嫌麻烦,买完之后却爱不释手。
    回家后,陆明晖坐在沙发上休息,她靠坐在他身边,抱着他的手时不时摸一摸,碰一碰,与他十指交握,感觉到两只戒指带着彼此的体温贴近,心中就莫名欢喜。
    陆明晖察觉到她的小动作,笑话她:“等以后再送你几个圈,你还不得高兴得上天?”
    师音哼了哼,“我戴那么多圈做什么?我又不是哪吒。”
    “噗~”陆明晖忍俊不禁,他笑得歪倒在她怀里,“音音,你怎么那么可爱……”
    师音窘迫的往后缩,推他的脑袋,“你起来。”
    “不起来。”他全身压了过来,亲了亲她,说,“今天我太开心了,还想做一件事,庆祝一下。”
    师音的脸微微泛红,“不是都买戒指了吗……你,你还想庆祝什么呀?”
    陆明晖搂着她坐起来,把她放在自己腿上,“我想看看你。”
    他的这个要求,让师音有些怔愣。
    下一秒,他轻轻吻了她的发顶,低哑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充满了蛊惑,“但是我看不见,所以……音音来当我的眼睛,好不好?”
    师音的脸更红了,也更烫了,隐约知道会发生什么,却还是忍不住问:“那……我要怎么做?”
    陆明晖忽然起身,吓得师音搂紧他的脖子。
    他向前走了几步,然后拐弯,问她:“音音,我现在到房间门口了吗?”
    “嗯……再往前走,走大概四五步,就进房间了。”
    “距离床呢?”他咬着她的耳朵,暧昧的问,“走到床边需要几步?”
    师音咬住下唇,面颊滚烫,羞得连呼吸也不稳了,胡乱回道:“你、你走嘛,我不知道……”
    “怎么能不知道?”陆明晖好笑的亲亲她,“说好了你要给我当眼睛,万一我被什么东西绊着,你会和我一起摔倒的。”
    她还是害羞得厉害,硬着头皮嗫嚅:“你……你先走十步看看。”
    陆明晖抱着她走进卧室。
    “到床边了吗?”
    “……再往右边两步。”
    “现在到了吗?”
    “到了……”
    “我要把你放下来了。”
    “嗯……”
    “我要亲你了。”
    “……”
    “音音,你怎么不说话?”
    “……”
    师音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无论是“好的你亲吧”,或是“不要你别亲”,她都说不出口,偏偏陆明晖一个劲的催问,她越羞,他越逗,她跪坐在床上,他的双手分别握住她的双手,亲亲她的额头,碰碰她的脸颊,低声道:“我喜欢听你的声音,音音,你说话……说什么都好……让我听到你的声音……”
    师音害羞极了,张了张嘴,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又怕他失望,情急之下主动仰起头,用嘴唇堵住了陆明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陆明晖终于安静了。
    他开始专心致志的吻她。
    一面贪婪的亲吻,一面摸索着剥去她的衣裙,最终让两人赤身相见,就像回到浴室那一天,没有任何阻隔的相拥在一起。
    初秋的阳光透过白色纱幔照进来,灿烂而温暖,窗外时不时传来楼下的车声、人声,宠物狗欢快的吠叫,还有不知谁的小孩在练钢琴,磕磕绊绊的乐章,像师音此刻紊乱的心跳。
    她不习惯在白天做这种事。
    太明亮,也太赤裸,所有一切都毫无遮掩,再隐蔽的情欲也被暴露无遗,藏无可藏。
    她从镜面的衣橱门里看见自己的表情,那羞怯里透出明明白白的欢愉,使她尴尬的扭过头,紧闭双眼不敢再看。
    她怎么会露出那种神情?
    只是一些亲吻,一些爱抚,她怎么会陶醉得好似丢了魂一般?
    师音心里既感到困惑不解,也感到羞窘难堪,哪怕明知陆明晖什么也看不见,她在这样光亮而直白的情景下,依然满面赤红、惊慌无措。
    陆明晖吻了她一阵,从身后将她紧紧搂住,唇贴着她的后颈,问:“看见衣橱门了吗?”
    师音缓缓睁开眼睛,再次看见镜面映出的自己。
    “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样的?”陆明晖低声问着,亲吻她的肩头,揉弄她的身体。
    “我……在你怀里。”师音轻声回答。
    “只是在我怀里吗……”陆明晖抚在她腰间与胸口的手往下移,一点点分开她的双腿,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肩颈处,嗓音越来越低,“音音,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她的呼吸瞬间一滞,感受到他的指尖停在那瑟瑟发抖的顶端,热意立即止不住的向下涌去……
    “我……我在被、被你摸……”她艰难的回答,忍不住伸手握住他的手,阻止他继续作恶,可是镜面柜门里映出的画面,却愈发淫糜,仿佛是她……是她自己在……
    她羞得厉害,手像被烫到一般松开,眼睛也紧紧闭上。
    “我摸的地方,是什么颜色?”陆明晖再次问她。
    她不肯说话,也不愿意睁开眼睛。
    “会是什么颜色……”陆明晖的呼吸变得粗重,一只手按着她的大腿内侧,另一只手要命的揉搓起来,师音顿时受不住了,在他怀里呜呜咽咽的哼叫起来。
    “不要……你别这样……松手啊,嗯啊……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