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师音觉得自己的心脏,就跟这把钥匙一样,快要摔裂、摔碎!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之前路边偶遇的小女孩,居然也住这栋公寓,而且今天还没认了出来!
    陆明晖一定起疑心了。
    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她无法面对他!
    她颤抖着手想要再次捡起钥匙,钥匙却被男人先一步拾起,递过来ρο2○22.cοм┆(po2022.com)
    师音紧咬着唇,从他手里接过钥匙,心里慌得眼泪快要掉出来,她再次试着开门,这次终于成功!她赶紧开门进去,正要关门,她家门框上却突然横过来一只大手,与此同时,男人低沉的声音在门边响起:“说谢谢。”
    师音惊惶极了,不禁抬头看向他,满眼的慌乱与无措。
    陆明晖死死盯着她,再次重复:“我帮你捡钥匙,你应该,对我说谢谢。”
    心快跳出了嗓子眼,她怎么敢说话?只要发出声音,等同于告诉陆明晖她的身份!
    “说,谢谢。”陆明晖的嗓音愈发低沉,带着一股子森寒的温度,身体也前俯,仿佛她再不说出一个字,他就会将她撕碎!
    师音害怕极了,她红着眼睛,哽咽着小声说:“谢……谢……”
    砰!
    陆明晖猛地推开了门!
    “呀!……”师音没有防备,发出一声轻叫!
    下一秒,防盗门被用力关上,而她被男人狠狠压在墙上!
    “啊……”师音吓得闭上眼睛,又害怕陆明晖看见自己的脸,情急的紧紧捂住口罩!
    可是陆明晖的第一个举动,却是将她整个人扳过去,然后撕了她的裙子,一巴掌打在她的臀上!
    “啊!……啊……啊……”师音被打懵了,心里又是害怕又是委屈,哭得稀里哗啦,“呜呜呜……”
    陆明晖快被她气疯了!听见她哭,不但没有怜惜,更加怒不可遏!
    “觉得自己很会躲是不是?住我对面,就敢躲着我,耍我很好玩?!”
    他捉住她一只手,作势要拔掉上面的戒指,恶狠狠道:“既然不要我,还留着我的戒指做什么?还我啊!”
    “不要!”她着急起来,哭得更凶,挣扎着要护住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不要!那是我的戒指!你送给我,就是我的了!”
    她什么都没有了,只剩这枚戒指了。
    陆明晖听她这样说,心中又是气愤,又是难过,讽刺道:“你还记得这是我送你的戒指?那你跑什么?再去骗别的男人给你买戒指?”
    师音双手捂住脸,哭得无比难受:“我长得不好看,我不好看!”
    陆明晖骂她:“谁说你不好看了?我说过吗?”
    师音哭着不说话。
    陆明晖拉她的手:“把手拿开。”
    师音不肯。
    陆明晖说:“那我就扒你的裤子。”
    师音还是哭,没有半点把手拿开的意思。
    陆明晖也不跟她客气,当真开始扒她的底裤。刚才已经撕了裙子,现在扒裤子更是熟练,直接推到脚踝,然后抬脚踩住,同时抱着她的腰把她往上一提,那条单薄的,可怜的,小小的,带着蕾丝花边的小内裤,就这么掉到了地板上。
    师音终于顾不上哭了,松开捂脸的双手,开始眼泪花花的推他捶他,“……你不要脸!”
    陆明晖松了裤子,拉下拉链,抬起她一条雪白的腿就要往里冲。
    “要脸?我现在只想要你。”
    肿胀的欲望青筋缠绕,早已忍无可忍,此刻不带任何前戏的猛地贯入,让两人的身体都有一瞬的僵滞。
    实在太久没做了。
    陆明晖咬紧牙,额头渗出细汗,她的紧致绞得他浑身酥麻,“太紧了……你放松点……”
    师音伏在他肩上掉眼泪,身体的充实让她心头又惊又怕,只敢小口呼吸,“太、太大了,你出去……”
    陆明晖听见她娇滴滴的声音,心里的郁气终是散了大半,他不但没出去,反而抬起了她另一条腿,将她整个抱在怀里,缓缓在幽密中挺送。
    这样的姿势太过刺激,哪怕速度放缓,每一下也都深入最最顶点。
    她的哭啼声渐渐变得娇媚,让他忍不住去寻她的唇,想要与她更深的交融。口罩实在碍事,他腾不出手,索性用牙咬住,然后扯掉。
    师音立即扭开脸,唯恐被他看见那半张脸上的胎记。
    陆明晖缠着她接吻,上面唇舌相交,下面直挺挺的顶送,身体起起伏伏,师音很快受不住,失声哭叫,哆嗦着湿了他一身。
    陆明晖抱着她走进卧室,将她放在床上,不再怜惜,直起背,抵着床大开大合的狠狠索取。最后一刻,他强硬的将她的脸扳过来,凶巴巴吻住胎记的位置,没好气的道:“为这么一点黑印儿,你竟敢跑了。”
    师音睁开湿润润的眼睛,情欲还未褪去,她的眼神迷离而彷徨,像是仅凭本能的拉住他,然后微张着小嘴靠近,再次与陆明晖接吻。
    吻得迷迷糊糊,吻得娇喘吁吁,后来又和他做了一次,直到精疲力尽了,师音才终于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师音睁开眼睛。
    她浑身酸软,在床上迷糊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发生了什么。
    心中顿时震惊,不敢相信自己竟会……那些淫靡的画面一幕幕浮现脑海,一时间她面红耳赤,正要起身,却又发现自己的双脚被人绑住了!
    耳边传来男人得意的声音:“看你还怎么跑。”
    师音:“……”
    都这样了,她怎么可能还跑?
    她委屈的抿了抿唇,小声喃喃:“你帮我解开嘛……”
    她的声音又娇又软,哪怕平常说话也带着几分天然的娇气,何况现在跟他撒娇,更是用足了力气。
    换做平时,陆明晖早该受不了了,可是现在却不为所动。
    他只穿了一条裤衩,大喇喇的在她房间里大肆搜刮,翻箱倒柜,不知在找什么东西。
    师音的脚被绑住,她试着拉扯绳结,可是绑得太紧,她根本解不开。
    师音委屈的看向陆明晖:“你在找什么呀?”
    “身份证,户口本……”陆明晖拉开衣柜,不客气的在里头翻腾,“然后去结婚,我就不信办了结婚证你还能跑。”
    师音默默咬住唇:“……”
    陆明晖在衣柜里翻出一件眼熟的衬衫,他眯眼看了看,而后冷笑一声,将那件衬衫扔到床上,“戒指算是我送的,衬衫呢?难不成自己飞进你衣柜的?偷了我一堆东西还跑,这是什么道理?!”
    师音脸色涨红,理亏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陆明晖找了一圈,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回到床上压着她狠狠亲了几口,逼问她:“身份证和户口本在哪?”
    师音讷讷道:“我……我长得不好看……”
    仿佛在提醒他,让他再好好考虑一下。
    “你眼瞎所以觉得不好看。”陆明晖平静注视着她,丝毫不避讳她脸上的胎记,“音音,我的眼睛不瞎。”
    师音听了,心脏急急跳动起来,如初次见他的那天,心跳像小鹿乱撞。
    陆明晖:“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身份证和户口本在……”
    “在门后的包包里!”师音赶在他话没说完时回答,然后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身份证,户口本,还有我的银行卡和社保卡,全部都在那里,都给你。”
    陆明晖怔了怔,嘴角莞尔,手掌轻轻抚摸女孩的长发,低声道:“突然这么乖呀……”
    师音眼睫微颤,感情如澎湃的长河在胸中激荡,此时此刻,她太渴望与他肌肤相亲,于是细声细气的说:“我……我想,再做一次。”
    陆明晖吻上来,道:“我也是。”
    “等一下……你,你先帮我解开……”
    “不用,这样……也挺好。”
    “啊……”
    ……
    很久以后,师音觉得陆明晖变了。
    结婚前,他最喜欢她念诗给他听,结婚后,他最喜欢听她嗯嗯啊啊嗯啊嗯……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