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来你下定了决心,那么,你答应我的条件也快要履行了吧。”莱托·莱比锡问。
    “你相信我会履行承诺放你活命?”‘莱比锡’给了他一个阴恻侧的笑容。
    “你这段时间做的布置足够你夺得你们族内大权,你不想用自己的名字,自己的真实身份享受至高无上的权利?我们俩……还是可以合作的。前提是,我依然在这个位置上。”莱托语带诱惑地说道。
    “我……没有名字。”‘莱比锡’承认了这个让他觉得羞耻为难的事实。他没有名字,至少没有他承认的属于他的名字。
    “哦?”莱托的口吻仿佛一点儿也不稀奇,“猜得到!所以你才一直以我的名字为名字。那你现在,可以给自己想一个合适的名字了。毕竟,你也是要当上一方霸主的枭雄了嘛。”
    “玛尔塔!”‘莱比锡’开口道,“我想叫这个名字。”玛尔塔在‘囚山文’当中代表着‘焕然一新’的意思。他此后将摆脱从前的自己,重焕新生!
    “姓呢?”莱托知道自己的提议他接受了,这会儿也有兴致和他闲聊。
    “……没想到。”‘莱比锡’,不,从现在开始应该叫他玛尔塔,回答道。
    “那么,玛尔塔,祝我们合作愉快!”莱托·莱比锡大将军抬起手来揭开了自己脸上罩着的面罩,将自己遮掩了十几年的脸,重新显露了出来。为了表示诚意,他还主动朝着旁边的玛尔塔伸出了一只被雕塑外壳覆盖的手去。
    就在玛尔塔同样伸出手去要和这位握手的时候,他们背后凭空出现了一个声音来:“别相信他,你会被他杀掉的!”
    车子里的四个人听到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声音,同时受惊并迅速回头往后看。
    只见后排座的靠椅上坐着个小小的孩童,孩童挺直腰板儿规规矩矩地坐着,帅气的小脸蛋儿配着一双仿佛流淌了无尽沧桑的眼睛,此刻他的眼神正充满同情地看着他左手边坐着的玛尔塔。
    玛尔塔认出了这个小崽子,哆哆嗦嗦:“大、大长老?”
    “玛尔塔……你不能相信他。”小宝稍微歪了歪脑袋。
    “你到底是不是大长老?”玛尔塔又马上恢复了理智,一把军刺凭空出现对准了小宝的胸膛。
    “不是!”小宝指了指自己的脑子,“他,在我这里。”
    “放他出来!”玛尔塔将军刺往前伸了伸。
    “不!他出不来的,现在他也不想出来了。玛尔塔,停止你正要打算做的事,你有别的使命。”小宝说话的口吻听起来一点儿不像他这个年纪,反而更像是耄耋老者才有的那种缓慢沉稳,不疾不徐的步调。
    “大长老!你是大长老!”玛尔塔相信眼前这个就是他们族群的精神领袖了。刚刚小崽子如果骗他是,他反而不信。
    “停车吧!玛尔塔……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咱们最想做的那件事才对。”
    玛尔塔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您是说?归乡是吗?”
    “你不是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吗?没错,就是归乡!该走了。”
    “可是,可是现阶段如果启航的话没办法带走全部族人……”玛尔塔还有犹豫,“不如您让我大闹一场,杀掉敌人,再给咱们多一些的准备时间!”
    小宝叹了口气,伸出一只小手搭在了玛尔塔的肩膀上:“我要告诉你的你可能不会相信,那就看看……如果你一意孤行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吧。”
    玛尔塔的身体突然紧绷着弹跳了几下,同一时间他的意识中接收到了大量的来自‘未来’的影像:他看到了自己发动战争的结果。战争最开始,他们的确精准地打击报复了他们的敌人,可是……马上面临的就是对手的反向报复,他们全部的聚居地,他们最重要的城市‘宁安城’,他们海外的几处秘密基地,全都在一瞬间被光弹吞没……末世,真正的末世又一次来临。这一次没有人在废墟中存活下去,不管是这里原本生活着的人类,还是他们自己的族人,全都……灭绝。
    玛尔塔眼神快速闪了好几下,瞳孔上的滑膜不停地滚动着,从刚刚那一瞬间看到的‘未来’当中,他感受到的是无尽的绝望和痛苦。他们的族人反而是最先灭绝的……这就是他一旦发动战争,最后的结果吗?
    这个结果……是真的吗?
    “喂!你这小崽子到底是谁?”旁边动作迟疑了一步的莱托·莱比锡这会儿才大叫出声。就在刚刚,玛尔塔与小宝的近距离接触看上去好像超过了一分钟,实际上对于车子里的另外三个人来说,仅仅只过去了一秒钟。
    “我不信!我怎么相信你给我看的这些就会发生?”玛尔塔的意识还在因为矛盾而挣扎。
    “xxxxx……”小宝用稚嫩的口音报出了几个数字来,“你还想听吗,我还能背给你听哟。”
    玛尔塔立即阻止了他:“闭嘴!”不要再报了!刚刚他一开口报出来的那几个数字,已经让他清楚地意识到他说的是真的。那些数字,就是他们海外几座基地的坐标参数。
    “你们在说什么!?玛尔塔,他是谁?”莱托·莱比锡的眼神有些不好使了。这十几年来他没有再使用‘回□□剂’,以至于现在的他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眼神不好也在情理之中。
    “闭嘴!!”玛尔塔又冲莱托喝了一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