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囚山人’懵了。
    可他们这会儿早就成了无头苍蝇,‘囚山会’现任会长被刺杀至今没有解释,整个长老会的职能都搁浅了,只有手头拥有军权的‘莱比锡’在出面。族人们不管是出于主动相信‘莱比锡’还是被动随大流,多数都是遵循‘避难令’的指示在行动。因为他们无比支持对外发动战争的这一决定,主战派的言论早就在他们族群之间酝酿了许久。
    现在,‘避难令’成了‘启航归乡’,还得到一份质疑他们血统、身份的报告,并让他们自己为自己的未来做选择。大多数的族人是不愿意相信这报告的,但他们不愿意相信这份报告不是出于对这份报告内容的怀疑,而是出于对‘莱比锡’的立场的怀疑。
    是的!他们开始怀疑这位一心想要帮助他们的族人同胞了。为什么怀疑他?首先,‘莱比锡’突然抽风刺杀了现任大长老,没有解释原因。其次,‘莱比锡’突然把‘避难令’做了修改。最最重要的是,‘莱比锡’并不是为了带领他们对敌人发动反击!这……完全不符合多数‘囚山人’现在在这个阶段报复心满满的念头。
    一旦怀疑一个族人背叛了他们的族群,这群将忠诚铭刻在基因里的家伙们首先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清除他。
    玛尔塔以为自己是将自主权交给了他的族人们,没料到的是,这是他主动交给他们的为自己填写的一张催命符。
    小宝全程都在观察着玛尔塔的变化。他现在‘看到’的更多了……看到的这些让他不断地在心中感慨人心的险恶和善变。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有开了挂的技能,他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完美地应对那些恶意。
    玛尔塔转发的报告只阻止了一部分不愿意惹事,不愿意离开,只愿意隐姓埋名安稳踏实地在自己家过日子的族人。没能阻止那些愿意跟着他一起去冒险的族人,当然,同样没能阻止那些带着满满恶意与杀机,要赶过来来清除他这个他们心中新晋的叛徒的家伙们。
    以‘止戈城’为中心,晚上八点左右,已经部署了最严密、精锐的武装力量。除了‘特管局’、警备部、军队的力量之外,还有花重金请来的安保组织,以及民间力量。
    各城市、地区的‘避难演习’已经完结。网域内部那些惶恐不安了一整个下午的网民们见并没有发生什么危机,以为真的只是一场全民演习,已经重新开始上网冲浪,继续着他们日复一日的生活了。
    然而此时,依然有大批的‘囚山人’在前往‘回天基地’的路上,沿途随时有监控他们行动的探子一路追踪记录他们的行动。这帮被愤怒和背叛激怒了的年轻的主战派成员们,一路上被彼此心中的战意和杀机感染,一心只有一个目标:消灭叛徒和他的属下。他们都是背叛了族群的不可饶恕的混账!
    九点过五分,最大的一批主战派队伍接近了基地,被里面率先到达的他们的族人给接了进去,率先到达的这些人里头也有一些战意满满的年轻人,但更多的是愿意为自己的未来负责,打算跟随玛尔塔踏上启航之旅的人。这群人还不知道的是,他们刚刚迎接进门的是一群伪装了他们同族的恶狼。
    变故发生在九点十五分左右,‘回天基地’内部突然就响起了一阵阵高低起伏的呼喊声。
    伴随着那近乎疯狂的‘救命’不断地悲鸣传开,基地内部打杀声骤然响起,紧跟着就是不断闪烁的电光火石与熊熊燃烧的炽烈火焰。
    ‘回天基地’内部……乱了。正如同那些打着要消灭叛徒的主战派激进分子一路上酝酿设想的局面一样……无处发泄最近以来积蓄的恶意的这群‘囚山人’被冲昏头脑,向他们自己的同胞同族,展开了无差别式的攻击!
    血腥和悲鸣有时候能够震慑、惊吓住人,但有的时候也会更加疯狂地刺激激赏着已经被恶念蒙蔽了理智的那帮畜生们。尤其,当畜生的群体过多时,基于从众心理或皈依者的效应,跟随他们做着同样恶事的,便会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小宝听着外面已经喧闹起来的声音,知道他不久前‘看到’的未来再度实际发生。不等他开口,一直留在他身边的玛尔塔火速将他提了起来,带着往其中一座‘起落架’狂奔而去。
    “三号!选三号!”小宝好心提醒他一句。
    玛尔塔没有犹豫,脚步狂奔不停带着他的副官和亲卫队的下属们一路往三号起落架跑去。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自己人打自己人?”玛尔塔一边跑还一边发问。
    “因为他们不信任你,要杀掉你!”只有小宝给了他回答,“有时候你觉得自己在做好事,但在别人看来,你做的是让他们可以挑出一万个质疑你的错事。”
    “我只是想要尽可能地帮助他们!”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既定命运。他们不需要你的帮助!”小宝被提着因为高速奔跑导致身体悬浮在半空中,他还能从容地说话。
    一口气冲进了三号起落架中,有人打开了起落架。此时从外部高空俯瞰,可以看到那个椭圆形的金属物体从竖中缝向两边扩散,露出了里头连接着各种接驳口与推动器的密密麻麻的装置,以及装置中央一座长条形状的通体光滑,毫无接缝痕迹的大型舰船。
    透过无人机监控器,范迪看到了起落架内部的构造后,捂着胸口往后倒仰着深吸一口气。天哪!他看到了什么?他脑海中曾经构想过差不多的东西,碍于技术还不到一直都只是半个图纸,现在,实物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内心的焦躁和激动不断催促着他,要赶紧去近距离欣赏这完美的技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